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一百八十五章——前世番外

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
    第一百八十五章——前世番外

    沈清月准备与张轩德和离!遂回了娘家!仿佛这件事只是她一个人的事!自打她回了雁归轩!也没有人来看过她!连别的院子的丫鬟婆子都没来过!雁归轩仿佛不是沈家的院子。

    沈清月倒没什么!反正她习惯了,她和沈家人的关系,一直就是这样!两不相干,其实挺好的,比在张家被所有人使唤好多了。

    她一面儿修补顾绣!一面儿轻轻地哼着歌!春叶走进来,撇了撇嘴!步子顿了一下!才平平静静地道:“夫人!三老爷升迁了。”

    沈清月诧异地抬起头!她父亲这些年都没斗志,怎么会升迁了?她想起张轩德这一两年一直在说朝廷里的人官员革职很快!便又了然地低下头去。

    或者就是运气好吧!而且沈世兴调去户部照磨所之后!也一直老老实实点卯,资历上足够了!升了也不算奇怪。

    沈清月又想到了沈正越头上去,沈正越自从与五太太和离之后,本分了很多,在照磨所勤勤恳恳做了四年的照磨,沈世兴都能升,他都没升,大抵心里总有些不舒服的吧。

    不过这些事,她继母吴氏都会提醒沈世兴的,轮不到她去插嘴。

    偏不巧,吴氏正近日琢磨着怎么让沈清妍体面地嫁去张家,沈世兴升迁的事,更是让她高兴过了头,并不在乎同在屋檐下的沈正越是什么态度,就连沈世兴自己,也没有顾忌上沈正越的心情。

    谁也不知道,沈正越的心情糟糕透了,他在照磨所熬了四年,整整四年,一千多个日日夜夜,去的早,走的晚,风雨无阻,竟然轮到了沈世兴头上!

    沈正越心里的火是一点点地窝起来了,他坐在床上,看着窗外,眼神起初是有些迟钝,渐渐越发阴鸷。

    他想起了在照磨所第一年里,他不小心弄脏了折子的事,豆大的油印子而已,主事就当着那么多人的面,把折子砸他脸上,快二十岁的男人了,脸都被打红了,他却要唾面自干,事后在书里找法子,用硫磺去掉油印。

    还有一年下了很多雨,照磨所里的东西发霉了,有的纸张怎么分也分不开,得用在舌头上舔过的手指头才能分开,他才干了半天,就拉了三天的肚子,人都虚脱了。

    这四年里,他吃的苦数不尽数。

    沈正越从箱笼里拿出秀宜的牌位,抱着躺在床上,眼泪悄无声息地掉下来了,为什么不是他呢……他在秀宜的灵堂上发了誓,要让她看到他升官发财,他耐心等了四年,怎么会变成沈世兴呢,怎么会呢?

    他不服!

    沈正越收起牌位,跑去问了原主事,当然只说沈世兴资历够了,最合适,沈正越虽有功劳和苦劳,到底资历不够,升不上去,他还说:“正越,你做的事我都看在眼里,但这事儿是上面人决定的,我也帮不了你。”

    这些话,主事已经对好几个人说过了,他打发人,都是这么说的。

    沈正越听出端倪,愈发印证了他的猜想,他三伯父肯定是托了关系!

    这不公平!

    沈正越赶回家中,准备找长辈们说理,他先去见了赵氏,让赵氏帮他出这个头!

    赵氏正吃着秋天里不大甜的西瓜,她吐了籽儿,道:“你爹在家里都混不上个官儿,你托你大伯父去照磨所混口饭吃就很不错了,你三伯父毕竟是长辈,康哥儿都没着落,你再去跟三房争,怎么争得过?我要是替你去了,岂不是主动去挨骂?”

    沈正越越发不甘心,他亲自跑去找了老夫人,求老夫人给他做主。

    老夫人保养的很好,人瞧着很精神,她舒舒服服地歪在罗汉床上,任丫头给她捶腿,她听了沈正越的哭诉,挥手让丫鬟们出去了,缓缓地道:“这事儿可不是你大伯父帮的忙,他若是帮了忙,肯定会与我商量的。”

    沈正越憋了一股子邪火,红着眼眼睛问道:“不是大伯父,那是谁?!”

    老夫人想起了陈年旧事,脸色渐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