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一百八十章

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
    第一百八十章

    周夫人不让叶莺跟着周学谦一起去真定这件事!方氏还是很能理解的。

    方氏跟沈清月和二太太说:“你们周家姑姑要是和跟叶莺跟一起去真定!学谦肯定和现在一样!恐怕安不下心思好好做官。若是她跟叶莺两个走了!学谦专心做官!还有博出头的可能。不如放了手!随学谦自己折腾去!或好或坏,她这个做母亲的,也算是帮到头了。”

    叶莺不管怎么说!做儿媳妇不算合格,周家不能休她,周夫人只好想法子让儿子暂时摆脱她!而且又不和离!叶家也没有话说,顶多有人指责周夫人这个做婆母的苛刻狭隘而已!但这些对她来说!都不重要了。

    沈清月有些诧异!当初周学谦可是绝食以死相逼!日渐消瘦,周夫人可都没松动半分!周夫人嘴硬心冷的样子!她到现在还记得。没想到周夫人竟然是想开了。

    她道:“长久分居不是办法!周表哥内宅不能没有人操持,身边也不可能没有人陪着。”

    二太太道:“周姑姑临走前!肯定会给表弟留伺候的人。”

    所以周夫人的意思也很明显了,让周学谦带着人过去,甚至于她可能还会让周学谦养外室,反正天高皇帝远,叶家人又不知道。

    这种法子对于周学谦来说,竟然也算一条生路。

    她们三人说到此处便打住了,接下来的话,着实不好说,要说可怜,做儿子、做母亲、做妻子的,都可怜……

    沈清月坐了一会子,便去了沈世兴院子里,跟他交代了顾淮的事。

    其实沈世兴在户部照磨所,也早有耳闻,他当然是不支持顾淮这么做的,所以脸色也不大好看。

    沈清月道:“我来同您说,只是想告诉您一声,让您心里有个底。嫁鸡随鸡嫁狗随狗,怀先怎么做,我都支持,他将来去哪里,我就跟到哪里。”

    沈世兴当然没法指责,他也不打算指责,反正真定是他自己不想去的,剩下来的听天由命了,他便道:“随你们去了,你嫁妆丰厚,顾家家底不薄,待你们也还不错,你这辈子不愁富贵,我就安心了,至于你弟弟妹妹,你们照顾不了,爹自己在照磨所好好上进就是。”

    沈清月说完了事,去看了弟弟妹妹们,才离开,可巧她又碰到二太太从同心堂出去,两人便挽着手一起走。

    二太太道:“母亲说沈家不借人给周家。”

    沈清月皱着眉道:“叶莺身边的妈妈和四个大丫头都不是好糊弄的人,周家还有的闹。”

    二太太摇着头道:“可不是么……”

    两人走了一段路,二太太又跟沈清月道:“跟你说个奇怪事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二太太又是觉得好笑,又是惋惜地道:“五弟开始勤勉了,听说在衙门里抢着干活儿,也不跟你蔡家的姨父他们一起出去找乐子,回家了就看书,说是要好好读书,等开新科了,考举人。他这样子持续了有些时候,不像是一时兴起。”

    沈清月沉默一会子才道:“可惜五嫂都跟他和离了。”

    若沈正越早早勤奋起来,五太太也不会因为嫁得不如自家姐妹,而怒其不争,倍感失望。

    二太太道:“所以我跟四婶说可惜了,但四婶说,离得好,就是离了,五弟才发奋图强,若不离,五嫂还是会压了五弟的官运。”

    沈清月当然不认同赵氏的话,但有一点赵氏没说错,五太太不跟沈正越和离,他怕是还不会醒悟,人总是要等到失去了,才知道后悔,不过奇怪的是,沈正越也是个嘴硬的人,怎么就转性儿了?她可是记得,和离的那天,沈正越朝五太太扔下的狠话,他说:你可以去嫁高官厚禄的如意郎君了。

    难道是为了做出一番事业,让五嫂后悔?

    沈清月有点摸不透沈正越的想法。

    倒是二太太好奇道:“你说五弟以后要真是出息了,还会不会跟弟妹复合?”

    沈清月摇摇头,道:“说不好。”

    她对沈正越的脾性不是十分了解,他到底是绝情还是有情,她也不知道,而且这也跟她没有关系。

    沈清月出了二门,顺便去前院康哥儿住的地方看了一眼,老先生正在给他上课,她也就远远地看一眼,没有去打搅,在风里站里一会儿,才离开。

    沈正康看见了沈清月的背影,老先生拿戒尺在他桌子前敲了敲,他连忙回过神,解释说:“我姐姐来看我了。”

    老先生对沈家之事不甚了解,但状元郎娶了沈正康的姐姐,这件事他还是知道的,他便问了一句:“可是顾夫人?”

    沈正康自豪地点了点头,老先生脸上难得有笑意,捋着胡子说:“你姐夫很不错,将来我若教不了你,你大可跟你姐夫做学问。做学问是第二,你要跟他学如何立言立身,如何做人。”

    顾淮做的事,在读书人眼里是非常值得推崇的,尤其这种屡试不第,以教书为生的老秀才。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