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145.番外·前世卷

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
    李阿婆经历了那么多事, 中年时丈夫儿子早逝, 晚年孙女出事、孙子锒铛入狱。她同孙女相依为命的那段日子,她已经开看了。看得很开,她以前希望贺家开枝散叶,亲手抱上曾孙。

    那么多年过去了, 她已经不再幻想这件事了。

    她抹了一把眼泪, 同孙子说:“够啦。”

    “柏哥不要太辛苦了,要注意身体。这样的日子已经很好了,有吃有穿, 还能一家人团聚。”

    她还有什么不知足的呢?

    “阿婆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柏哥多吃点、好好休息。你太瘦了。”她说着,手掌抚上了孙子瘦削的面庞。

    穿着齐整的中山装,一表人才,只是太瘦了。瘦得连颧骨都清晰可见,让老人家看得心疼。

    大姐笑眯眯地说打着手势:“柏哥儿, 今天, 多吃了一碗饭。”

    贺松柏已经习惯了长姐轻柔和缓的声音,再看她打手势,他已经不太能适应了。他在乡下把祖产卖掉之后,曾带大姐去医院看过,因为已经错失了治疗的良机,她的耳朵治愈的可能极低极低。

    贺松柏这两年未尝不是天南海北地带大姐去大城市的医院里就医,治了两年, 她也仅仅能恢复一点微弱的听力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 他自己建的电子工厂里的重点扶持项目里就有医疗机械。这年头助听器的技术远不及后世那样发达, 贺松柏为了给大姐做最好的助听器,特意组了一支研发团队。

    他注视着大姐,她脸上恬淡平静的笑容,有一种温暖的亲和力,让人看着不由地窝心。

    他揉了揉大姐的脑袋,微笑地道:“大姐,我送你去大学念书吧。”

    虽然这辈子他们的人生轨迹已经跟上辈子不一样了,但无论痛苦、坎坷,都已经是昨天的事情。

    世界还那么大、那么精彩,人要努力往前看。努力让自己过得幸福、快乐。一个坏人,怎么有夺走他们幸福的资格?

    贺松叶惊恐地摆了摆手,“柏哥儿、我不能的。”

    贺松柏扬起唇,露出牙齿,“我说能,就能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军属大院。

    赵兰香在医院里调养了半个月才回家,原本她小产之后就该好好坐小月,这回身体更差了,她乐得在医院把小月坐完了也不愿意回到那个冰冰冷冷的家。

    她的脑海里永远都有那个鲜红的画面,带着浓烈的血腥味,她和孩子的血流了一地,绝望地在地上挣扎。

    她不敢回想,但是午夜梦回之时她就会梦到可爱的宝宝。他那么小,身体那么软,连话都不会说,笑起来像纯洁的天使。

    整整七个月,他陪了她七个月,乖乖地在她的肚子里,不闹腾也不娇气。除了头两个月之外,孕期几乎没有折腾过他的妈妈,可能他知道,他不是在期待中降生的孩子。他乖得让赵兰香愧疚,心疼。她也最爱和他说话。

    从三个月开始,赵兰香就开始给他织衣服,用毛线织小鞋子。他有五彩毛线织成的小帽子、有柔软的袜子、薄薄的夏衫、保暖的秋衣、厚厚的冬装,赵兰香虽然不去上班,但是却能挣钱。闲暇时给人定制衣服、设计衣服图纸卖给新兴地工厂。

    她攒下来的钱,大半花在了孩子的身上。婴儿奶粉、浴盆、玩具、床零零碎碎、杂七杂八地几乎堆满了他们的家。

    到处都是他的影子,他怎么……就突然没了。

    赵兰香一点儿也不想回到那个家,回去看到那些东西,她一定会受不住的。她亲手把他埋下了冰冰凉的泥里,他已经不会再回来了。

    但她却还要承受失去他的悲痛。

    养病的日子里,冯莲推掉了学校的工作来照顾女儿。她看着女儿日渐消瘦的面庞,心疼极了。她从来不敢在赵兰香的面前流露出一点伤心,私底下的时候不知哭过了几回。医生曾经找她谈过话,话里话外意指她的女儿很有可能已经丧失了生育的能力。

    冯莲辛苦地守着这个秘密,不敢透露出去。

    日子一天天地捱,赵兰香终于坐完了她的小月,她必须得回家了。

    回家的那天是蒋建军来接她的,他把头发剃得干净短小,精神奕奕,虽然这段日子消瘦了不少,但仍旧英俊得逼人。

    蒋建军沉默地给赵兰香收拾着衣物,一件件地叠好,仿佛用了他从来没有过的耐心,他驱车驶向军属大院。一路上车速缓慢得令人昏昏欲睡,几乎没有一点儿颠簸。

    赵兰香回到了他们的家,推开门屋子依旧干净得纤尘不染,窗明几净。

    只不过当初随处可见的婴儿玩具、小木床、推车全都不见了踪影,完完全全变成了一年前的模样。仿佛时光抹掉了这一段痕迹,让她可以心安理得地自欺欺人。

    蒋建军穿上了围裙,“你等一会,我给你做午饭。”

    他很少有下厨的机会,因为训练太忙,加上家境优渥、养尊处优,他没有多少自己动手的机会。他缓慢又笨拙地做了一个番茄炒蛋、清蒸鱼,山药红枣炖鸡汤。老鸡汤还需要炖一会,他凝视着炉子上跳动的火焰,喘了口气,脱下围裙。

    他找了找赵兰香,看见她在屋子的柜子前站着。

    他问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去洗洗手,饭很快就好了——”

    他的话还没说完,一个三角平安符赫然地撞入他的视线。

    它是去年春节的时候,赵兰香为了给孩子祈福,拉着他特意去庙里上头一柱香换来的。

    他把所有关于孩子的东西一件不落地收好了,唯独忘了小小一件、被夹在柜子里的它。其实屋子里早就落满了孩子的痕迹,又哪里是一朝一夕能够清除得尽的?

    透明的泪水盈满于女人的眼眶,在听到他声音的那一刻,她的眼泪簌簌地流了下来。

    蒋建军的心蓦然地一痛,他把平安符拿好,紧抿着唇,过了半天才说:“他在另外一个世界会过得很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……吃饭吧。”

    赵兰香抹了一把眼泪,把平安符抢了过来纳入了怀里。

    她说:“不吃了,你自己吃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回家。”

    “回家……”蒋建军喃喃地重复,心钝钝的疼,“这里不是你的家吗?”

    赵兰香什么也没拿,转身便朝着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蒋建军三步并作两步走上前,拉住了她,“你要去哪里?”

    赵兰香挣不开他死死攥紧的手,垂头便用力地咬了一口。

    “你不能走。”他另一只抱住了她的腰。

    “这里就是你的家,你要去哪里?”

    赵兰香凝视着蒋建军发怒的眼神,凉凉地笑。

    这是她从十七岁开始就爱的男人,他高大威武,能把一身绿军装穿得一丝不苟,穿出阳刚之气,是她见过的最英俊的军人。

    他有着最好看的眼睛,寂静如深海。笑起来如同繁星坠落深海,深邃而动人。

    他能把十七岁的赵兰香迷得团团转,几乎填满了她的世界。但三十五岁的赵兰香却累了,她松开了嘴里咬着的手,混着一口的血腥。

    “你不要靠近我,我觉得脏。”

    蒋建军眉头高高地隆起,脸色霎得白了一分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做过对不起你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我和方静——”

    “打住,我不想听你们的破事。”

    她想,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。有些事情她明白了,但他却仍活在自己的世界里,不痛不痒。这不太公平了……

    赵兰香看着他执拗又偏执的眼神,挣开了手,“好,我不走。”

    蒋建军高兴地把她带到了餐桌前,把熬了一早上的土鸡汤盛到赵兰香的面前,朝她推了推。

    “你喝喝看,合不合你的口味。我去医院前就煨在炉子里了。”

    赵兰香没有说话,只是默默地把汤上浮着的浮渣油一点点撇出来,撇了许久才勉强喝了几口。

    她咽下两口鸡汤,说道:“这是你第一次给我炖汤喝。”

    “之前我怀着杰杰的时候,缺营养,脚抽筋,跟你提过几次。你从没想过给我炖过汤喝。后来我母亲知道以后,隔三差五地来大院送汤水给我补身体,她埋怨你对我不上心。但我从来没敢跟你说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抱怨在你这里从来没有用。”
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