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404.票选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    八月初三之前,冠军县城里的谢昶老头本打定主意不去官寺听票的。

    只是真到了这日,竟然发现族中好些小子一大早起,便都躲闪着出去了。

    今日外出者,非往官寺还为何?

    为等待乡野中民众入城,县中早就告示过,县长要午时才开始念票哩!

    这些忘本的猴崽子们,族长也不管管!

    老头在院中骂骂咧咧一个早上,老妻、儿媳皆受不住自躲了出去,他仍然意犹未尽,只苦找不到发泄者。

    眼看已时将尽,老头跺着脚、咬着牙,出门还是一步一步往官寺方向行去。

    低头走出几百步,又想到被小辈们发现他去偷听的尴尬场景,谢昶顿时涨红脸,猛然顿住,再回头准备归家去。

    只是回过头来,看清几十步外低头小步挪移的人影,他顿时呆住,直到对方又往前走出两步,才开口招呼:“族..。族长!”

    对方闻声抬头,果然是他的族侄,冠军县谢氏族长谢苏!

    看明谢昶,对方也吃惊,涨红脸结巴着招呼:“阿..阿叔,何在此?”

    这丢人事该怎生回答才好?尚幸老头有急智,张口道:“族中小辈多往官寺听票,汝又不管事,我欲往寻其等,责令各归家。”

    谢苏轻吐口气,急跟着道:“侄亦如此,欲寻族人归,绝非为听县长念票!”

    若没有最后一句,谁能知道他心虚?谢昶不满地瞪他一眼,又咬牙问:“同去?”

    “同去!同去!阿叔请!”

    于是,叔侄两个便挺起胸,大步流星地往官寺赶去。

    官寺外场地本宽敞,然此时早已人山人海,栓马桩附近牲口密集,还有些就临时系在周边树下,几株大树上则蹲挂着些顽童。

    谢昶看到场地中央搭建起一座丈余高的木台,人群都围着高台。看模样,越往里越挤,高台下几十个差役手持刀棍,与文吏们围圈挡住,才没让人群拥挤过去将木台挤垮。

    又有文吏站在高台上往人群中不停喊话,让年老年幼者都不要太往前站,小心挤伤踩伤。

    看到这场面,谢昶、谢苏皆瞪眼,几千人中怎么找寻谢氏二三十个小辈出来?

    谢昶回顾谢苏:“分头寻人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分头钻入人群中,谢昶往四周看看,人实在太多,一个熟悉面孔都没发现,他就叹口气,歇了掩耳盗铃的心思,斜站在外围等着。

    没过一会,他又嫌前面人头挡住视线,只能悄悄踮起脚尖打量。

    好在他们叔侄来得晚,没等多久,午时便至,几名差役先往高台上搬抬草席、案几、一口敞开的空箱,一块竖立的大木板。

    那大木板上隐约写着些文字和线条,可惜站得远看不清楚。

    之后,本县县长与功曹史再合力将一个贴着封条的木箱搬到木台上,主薄手捧文卷,县丞拿砚、笔、墨,随在后上台。

    主薄先跪坐到案几后面席上,又有两名监察上台,查看封条无误,再用手摸摸旁边空箱内部,各在主薄的文卷上按了手印。

    县长这才招手,让一名差役送斧头上台来。

    功曹史撕开封条,县长亲自举斧撬开钉死的木箱。

    之后,县长、功曹史合力推翻木箱,里面就“哗哗”淌出上千份票帖,都倒在旁边空箱内。

    将落到箱外的票帖拾捡回去,二人再合力举之前密封的木箱,绕台一周向下面人展示箱内已空。

    放下空箱,县长这才向四方各施一礼,然后扬声说些什么话,谢昶离得远听不清,不过前面人群“哄”地往后退了些。

    县长再施礼,再开口,人群又退了些,高台周围已松散许多。

    台下县中三十多个年轻文吏鱼贯进入人群中,各寻方位站定,谢昶站在外围,然而几步外也站了一名文吏。

    再过一会,县长又开口,声音就通过人群中文吏从里到外一句一句传出来,几步外文吏第一句喊的是:“诸位肃静,本县现念票告民!”

    其实不用他再传话,老头耳朵不聋,前一个喊的就已经听见。

    这一声之后,周围果然皆安静了许多,连树上的顽童们都不再调皮喧闹。

    “得票选且今日在场者,可上高台共查有无舞弊事!”

    台上台下各处都喊过这一声之后,县长再静立片刻,弯腰自木箱中取出一票帖,展开后看一眼,念道:“东城亭辛屯功民霍铜荐同亭乙屯甯玄甯公度为乡老!”

    下面文吏们就一个接一个往外传念,趁这点功夫,县长将票帖反转,让县丞、主薄先看过,又行走着给高台前人们共观,高台周围的不管识字与否,尽伸长脖子去看。

    主薄低头在文卷上记录,县丞也提笔在木板上书写。

    声音往外传完,县长再开口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