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397.骤袭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    自邓季从刘备处讨要回南阳,刘表虽因司州势强,孙策、刘璋、张津又骚扰不息,未敢用兵于汉水北,斥候却已派出无数,早将北南阳状况打探得清楚。

    因此,刘表也就知道,四等民之策所行之初在南阳确实有些阻力,可毕竟当地大族势力已衰弱了太多,随着邓季屯重兵于此,再无族敢跳出来做宗贼。凭当地大族的力量已抗拒不了邓季,随着时日渐长,四等民制反有在南阳扎下根来的势头。

    只要邓季扎下根的地方,外人想要再图就异常困难,曹操、袁绍等辈就是前车之鉴。而他居然还在宛城兴建起船坞,造船速度之快让人难以置信,眼看着马上就是大江上下第三家拥有正规水军的势力了,对南郡、对整个荆州的威胁已变得越来越大。

    邓季非张济、刘备可比,现在的南阳已让刘表坐卧难安。

    邓季在六月正式立国称帝,自谓忠于汉室的天下士民无不痛骂,没多久,天子又有使来传诏,令刘表讨逆贼伪元。

    原来司州助本初归邺城后,袁熙受父命自回任所,以幽州军协守渤海郡,邺城又得徐晃襄助,曹操在冀州只取下一个清河国,只要邺城未破,就不敢再继续往北用兵。

    如今邓季反倒是袁本初的后盾,郭嘉、荀彧、许攸等商议来商议去,也只有先骚扰得司州自身难安,无力救袁绍,才能将幽冀二州完全吃下。

    为此,曹操又请天子连下诏令给刘表、刘备、庞真,令其等讨贼逆邓季。

    老贼庞真得令,晒然而笑,袁绍败于白马后。为了示好,邓季称帝时他尚遣使道贺、自请为外藩,得了汉天子诏书。直接传往洛阳去,还让使者问邓季:“公已贵为皇帝。今庞将军为大元抚并州,可得称王否?”

    邓季当时无语,勉强回道:“皆可随意。”

    使者离开后,内阁才又商议,亦认同邓季的回语为结果。

    再过不久,庞真自称赵王。

    而天使至汉中,刘备得诏后答道:“恨不得即为天子讨贼逆,只栈道已毁坏。一时难进兵,待得修复,必讨关中贼逆!”

    使了拖字诀,刘备又遣人随天使送贡物若干回定陶,后钟繇向曹操建议:“刘玄德已难附元,正当笼络,不如厚抚之。”

    曹操同意,请天子查皇室谱牒,再遣使承认刘备为汉室宗亲,天子皇叔。官授汉中太守兼凉州牧。

    最后的虚职凉州牧,已是明晃晃地唆使刘备向北攻伐元国,可惜传到汉中后。刘玄德虽千恩万谢,北伐一事却始终搁置不提。

    庞真、刘备的反应都是后话了,三份传出的诏令唯只刘表认真履行,一来要借此再聚人望,二来本就与邓季成仇,南阳水军又在一天天壮大,正要破除威胁。

    待与蒯越、蒯良兄弟仔细谋划定,便遣水陆军北上,至新野分兵。蔡瑁、霍峻、吕公领军明取新野,张允、文聘经湍、涅暗袭宛城。又令江夏黄祖遣军从陆路直袭宛城。

    刘表等亦知元军善战难敌,所以新野、宛城都早联络有内应。宛城还定计诱出张辽后再暗袭,二城能得取到自然好,荆州军弓兵最多,得城后甚利防守,以之为凭或可将邓军逐出南阳去;若不能取城,至少也得毁掉宛城的船坞。

    文聘其实就是宛城人,不过早在张济入宛时,其族就已迁往南郡。荆州军甚熟南阳水道,他与张允趁夜暗入湍水、涅水,河道渐窄时下船改行陆路,天未明即围涅阳,轻松攻取县城,甚至都未让城中官吏差役走脱一个,此后打开城门,许进不许出。

    为这次暗袭,刘表早在南阳广布细作,宛城外潜伏的斥候不久亦送报至,张辽离城南下救援新野去了。

    此时兵贵神速,文聘、张允留二千水军守船和涅阳,大军立即飞扑宛城。

    涅阳与宛城相邻,按后世计量单位,两下相距二十八公里。

    这次实在是有心算无心,文聘大军行军途中,被乡野百姓发现,才有沐休归家的横江军卒兵飞马告于宛城,但此时文聘离宛城已不足一个时辰就可到。

    张辽离开后,孙观负责城中军务。

    孙观得报,急令侦骑再出城探查,其余只来得及将船坞中众多船工木匠迁入城中军营,又令张虎将战船尽驶往淯水对岸去躲避。

    船坞中各种物资又多又沉重,已根本搬运不及,纷乱之中,船工、木匠、卒兵只将轻巧些的普通船料全部搬完,龙骨抢运回五六条,文聘之军已到。

    这时候,韩嵩与新任宛县令阴夔,才刚领着郡县官吏离开官寺,开始四下动员百姓,差役们也还来不及巡查防乱。

    刘表此前各种准备,在汉江上通过小船暗运兵往来,防被侦之,就是要打南阳个措手不及,突出一个快字,文聘大军来得快,城内内应的动作亦快。

    刘表在宛城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