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一〇八四章 满城风雨(上)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    秋夜的雨熄灭了地面上大多数的光,暗地里谋算的人们,各自隐匿在黑暗里了。

    金楼附近,负责善后事宜的各路“转轮王”部下仍旧身披蓑衣、四处搜索。距离金楼十余里外的新虎宫中,被这场大乱惊动的许昭南、林宗吾、王难陀等人已经在大殿之中聚集起来。

    时间过了子时,各方面的信息基本已经汇总完毕,随后,“寒鸦”、“天刀”、“猴王”、高慧云、孟著桃等人也陆陆续续地过来了。

    阴冷的夜色之中,新虎宫内的气氛也显得冷冽。许昭南的目光阴沉,此时出现在殿内的部分高手,也在先前的那场混乱中受了伤,这场突如其来的冲突,令得转轮王这边面子、里子的受损都不小。

    “……先前在金楼行刺的那帮人,我们这边现在抓了有四个活口,第一轮已经审过了。”

    寒鸦陈爵方的身上缠了些绷带,他早些日子在与梁思乙、游鸿卓的厮杀中不小心中了石灰粉的暗算,本就伤势未愈,今天晚上因为冲得太快,在店铺之中遭遇了手榴弹爆炸,旧伤未愈又添新伤,很是狼狈,话语也是粗声粗气的。

    “审不出什么头绪来,我们现在知道,这些人是被雇佣的江湖人,彼此之间甚至不算认识,出钱的人让他们今晚动手,为的是让他们把水搅浑。真正动手杀人的只有一两个高手……得手的那一个,轻功极好,我身上有伤,没能追上……”

    陈爵方将这事交待完毕,沉默片刻,大殿之内也显得安静,各人的面色都有些阴郁,刘光世使节被杀的这件事,今天丢的是所有人的脸。。

    许昭南环顾四周,冷冷道:“行凶之人武艺高强,轻功也厉害,具体是哪边的人,有谁那里有头绪么?”

    “这天下间,轻功能胜‘寒鸦’者,不过五指之数。”

    “我身上有伤。”陈爵方道。

    “此人嘴巴很坏,倒是让我想起一个人来。”大殿之中,谭正开了口,这一刻他的身上也有些绷带,却是在爆炸中受到的一些擦伤,并不严重,只是侮辱性极强,这令得他在眼下的一刻也显得颇为可怕。他将目光望向上方的林宗吾与王难陀:“教主与副教主,可还记得北地的一位和尚么?”

    王难陀蹙了蹙眉:“吞云。”

    谭正点了点头:“此人昔年的外号乃是吞云铁甲,看起来是以一身铁甲、铁袖著称,实则轻功了得,脱去铁甲后,周侗也抓他不住。他的武艺极高,但贪图享乐,并无大志,这十余年间,常常接受大户雇佣,帮忙做些脏事,也曾在江南出现过。此次出手的若然是他,古安河死得不冤。”

    王难陀点了点头:“那和尚的嘴巴是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问题在于,此次到底是何人雇的他。”

    “吴启梅、铁彦那边很有可能。这次江宁大会,咱们公平党一整合,首当其冲的便是临安的小朝廷,这有事没事,杀人捣个乱,是他们能干得出来的事情。而且啊,这帮读书人,也最爱用这等小手段……”

    “邹旭也有可能……刘光世如今领兵北伐,要收复中原,正跟邹旭打得不可开交,若是邹旭雇佣了这吞云和尚,首先做掉刘光世的人,倒也说得通。”

    “另外,大伙儿可别忘了,此次的事情中,有西南那边的影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只是西南的手榴弹而已,外头不是没有,老夫倒是觉得,不必多疑……”

    殿外大雨在下,众人你一眼我一语地说着这中间的可能性。到的某一刻,只听得大殿的角落当中有人突然出声:“这次的事情,孟先生要给我一个交代。”

    眼下在这大殿之中,能够出声议事的都是江湖上有数、有地位的高手,众人听得这般不客气的说话,扭头朝那边看去,只见双手抱怀、面色阴郁地站在那边的,果然便是“猴王”李彦锋。

    李彦锋今天晚上的遭遇极其诡异,旁人甚至都不太好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这一次江宁大会,乃是这些年来江湖上有数的盛会之一,从四处敢来的各路高手、新秀无数。但无论跟谁作比较,通山的猴王都是其中最出色的新人之一,不仅武艺高强,甚至在心性乃至背后的势力上,连“天刀”谭正这类老江湖都不敢对其有所小觑。

    以往在任何地方,李彦锋虽然心性傲岸,却也都保持着小辈的礼貌与谦恭,极为得体地与一种前辈打着交道。而在面对着外人时——就如同今日在金楼外的街道上——他的武艺施展,大气英武,也往往能够折服甚至压倒面对的无数敌人。

    但就在金楼外大街作战的后半段,这位以单人只棍的力量堵住半条长街的猴王也不知道去了哪里,与一些不明不白的人物展开了厮杀,有的人说这猴王吃了亏,追着几个孩子丧心病狂地杀发了性子,也有人说他被宝丰号的大掌柜金勇笙摆了一道,总之最后没能杀出什么结果来,最终被人殴打到鼻青脸肿,旁人问及来龙去脉,他也并不开口多说。

    这并不奇怪。

    今晚金楼的一番宴饮虽然看起来热闹,但是宝丰号与转轮王这边终究不是同志。“猴王”这位外来的过江龙到底跟金勇笙之间出了什么事情,一般人难以想得清楚,但不管是怎样的阴谋论,在这中间终究都是行得通的、有可能的,他不说,旁人自然不好多问。

    而在另一方面,这次刘光世派出的使节团当中,今晚被刺杀的古安河乃是正使,李彦锋担任的是副使之一。古安河被杀之后,李彦锋固然丢了一些面子,但他在街头的一番逞凶,基本上又将面子拉了回来。

    若是这样的事情能够持续,或许李彦锋如今也会是和和气气的,可是谁能料到有后来的离奇发展呢。正使被杀之后,他这个副使落入混乱之中,也被打成猪头,面子里子丢了个干净,或许也是因此,才导致了他此刻言语的不善。

    不过,无论心中藏着怎样的火气,此刻执掌“怨憎会”的“量天尺”孟著桃也绝非易与之辈。这位曾经亲手弑师的大汉一手铁尺的功夫出神入化,今日虽未在街头肆意逞凶,但论及武功造诣,他却算得上是殿内林宗吾之下最强的一列,再加上其在“八执”当中位置重要,权威深重,大部分时候甚至连许昭南都不敢随意呵斥于他。

    这时候李彦锋的矛头对准孟著桃,殿内的氛围就像是陡然间更冷了几分,孟著桃眯起眼睛来望定了李彦锋,大殿一侧,“天刀”谭正干巴巴地开了口:“哎,贤侄冷静一些。”算是帮忙拉了拉架,尽了长辈的义务。

    孟著桃缓缓道:“李猴王此言何指?”

    “今日古先生被杀,刘将军那边丢了面子,李某回去,这件事情难以交待。”李彦锋目光毫不相让地望着他——若是右边的眼皮没有肿起来,或许会显得更威武一些,“陈前辈说,他那边抓了四个人,但谁都不知详情,这件事情,莫非就这样算了?”

    “说说你的想法。”孟著桃道。

    李彦锋点点头:“今日在金楼,贼子伺机出手刺杀,寻的机会是如何来的,大伙儿可都还没有忘记。孟先生,是你那姓凌的几位师弟师妹闹事,后来才给了贼子行刺的时机,如今从四名贼子身上寻不到突破口,那总该问问你那几名师弟师妹,是否曾经与人勾结、勾结的到底又是些什么人,方才公道。您执掌‘怨憎会’,在公平党中主持的是刑律之责,我这番说法,可有问题吗?”

    面对着孟著桃,李彦锋的这番说话,已经称得上是咄咄逼人。孟著桃在那边看着他,过得一阵,却也淡淡地点了点头:“你说的也有些道理,这件事情,本座会查一查。”

    李彦锋道:“但孟先生既然执掌刑律,此刻事涉亲人,您亲自去审,岂显公正?在下觉得,您这几位师弟师妹,该交给陈前辈这边审讯,才更显得公道。您说呢?”

    大殿之中又沉默了一阵,有的人已经皱起了眉头。孟著桃看着他,眼神未变,却是缓缓说道:“没有可能。”

    他这四个字说出来,没有辩论,也没有任何解释,李彦锋放开抱在胸前的双手,已经与孟著桃对峙起来。这边天刀谭正正要说几句话缓和一下气氛,上头许久不曾说话的许昭南砰的一声将手掌拍在了座位扶手上:“够了!”

    “今日之事还没有丢够人吗?自己人之间还要内讧?”许昭南目光环顾四周,在李彦锋身上停留了片刻,“李先生今日的损失,本座应允,必会有所补偿,至于孟先生那几位师弟师妹,本座了解了,与此事确实瓜葛不大,请孟先生酌情处理吧。来来回回,这件事丢的都是我们自己的面子……教主,这件事情,您的看法是……”

    他将目光望向旁边的林宗吾。从一开始,这位圣教主对整个情况都有些似笑非笑,显得并不在意、又像是智珠在握,此刻自然是要询问一番的。

    只见林宗吾摇头笑了笑:“依本座看,你们只是被花迷了眼,原本很简单的事情,闹得好像很复杂,自己人还差点要打起来。”

    他说到这里顿了顿,许昭南道:“请圣教主示下。”

    林宗吾的目光微微垂下来:“自本座入城之后,帮忙打了几个擂台,咱们转轮王这边,声势正隆,可天下的便宜,哪有给一家占尽的道理?昨日占了便宜,今日就要有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