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坏蛋笨蛋傻蛋蠢蛋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    欧阳逸把水宁带走了,这正合凤阑夜的意,所以她一点都不急,挥了挥手:“没事,那欧阳太子不会伤害水儿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,”南宫烨听了这件事,却无端的心情变好,为什么呢,只要不来和他抢阑儿,他爱有多少女人就有多少女人,关他们什么事啊,伸出手拦腰抱起凤阑夜。

    “阑儿累了吧,还是回去休息一会儿,那些人关我们什么事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啊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一路说笑着回隽院去了,身后留下一堆的感叹者,王爷和王妃的感情真好啊,真让人羡慕。

    南山子不见了,南宫烨的心中便像压了一块大石似的沉重,吩咐了千渤辰一定要保护好王妃,不能出一丁点的差池,现在他是后悔极了,当初就不该看着什么百里颢的面子,放了他,现在好了,这男人一定会回来报复的,他若是把报复下在他的身上,他甘愿受着,就怕他把脑筋动到阑儿的身上,若是她出了一点的事情,这百里颢师兄弟,他是一个都不会放过的。

    蛮南方面传来消息,西门云连获两场胜仗,此番正在回京的途中,皇上派了安王南宫昀带人亲自迎接进京。

    虽然获了胜仗,但是西门云却一点没有喜悦之感,临走时,皇上还好好的,几个月过去,皇上竟然驾崩了,先皇与他有知遇之恩,想到他连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先皇,心里很是难过。

    晚上,皇上在嘉庆殿内设了宴,为西门云接风,各国的使臣,还有王爷,朝中的大臣都在受邀之列,一起进宫去参加宴席。

    今日的宴席有好几件的喜事,一喜,西门云凯旋而归,二喜,皇上下旨给西门云赐婚,把文蔷公主当殿赐婚给了西门将军,三喜,皇上的纳妃人选已定,共有三个女人将进宫为妃,其中之一是大学士的女儿姚雪,其二是礼部尚书的千金君彩蝶,还有一名是赵将军的侄女赵喜月,共三位妃嫔,将进宫陪王侍驾。

    一时间整个宴席上**迭起,这是继先皇去世后,让人高兴的事,热闹的气氛中,满殿流光溢彩,歌舞升平。

    南宫烨和凤阑夜望着眼前的一切,新皇的朝政逐步走上轨道,待到她生下孩子,便离开京城前往北境。

    “阑儿,来吃点东西,一整晚都没吃什么,想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没有,”凤阑夜摇头,其实她是看到皇后周枫似乎很不开心,一整晚没说什么话,其实通过几次的接触,凤阑夜认为皇后周枫,真的足有母仪天下的风范,而且可以扶助新皇,可是她也看得出来,皇上似乎和皇后在冷战,对皇后爱理不理的。

    要说皇后,姿容不俗,天生的美人坯子,再加上胸有笔墨,当真是个能人,可是皇上心中却介怀于上次的事情,所以一时宠不起她来,而且这周枫一看便知道,她是个安静的,连话都很少,别说惹皇上注意了,皇上不理她,她也不说话,只是暗下里伤心,这样怎么行呢?

    要想天运皇朝的江山兴旺,千秋万代,这帝皇帝后必须恩爱,要不然这宫中怕是不得消停了,即便只有三个女人进宫又怎么样?

    凤阑夜一边想着,一边吃东西,水宁坐在她的身边,这丫头被欧阳逸带出去后,那小嘴此刻红艳艳的,一看就知道发生过什么事了,凤阑夜还曾调笑她了。

    “水儿吃什么东西了?”

    惹得她脸色红得似血,恨不得找个地方钻进去,其实这怕什么,只是这丫头太害羞了。

    宴席进行到最后的阶段,临风国的欧阳太子忽然站了起来,邪魅的一指水宁,当殿提出要纳水宁为临风国的太子妃,一时间满殿哗然,最先反应过来的是太后娘娘,早高兴的拍起手来,赞叹着。

    “水儿这丫头是北境王妃的义妹,俏皮可爱,哀家也很喜欢,既然太子有意,哀家就收她做义女,赐郡主封号,和文蔷公主同一日出阁,嫁往临风国如何?”

    太后发话,欧阳逸自然喜不自禁,抱拳开口:“谢太后恩赐,临风国将与天运皇朝永结同盟之好。”

    一时间,殿内数道目光望向水宁,皆是羡慕的神彩,水宁嫁到临风国可是太子妃,未来的临风国国母,而且最重要的是欧阳太子府里一个女人也没有,这水宁的福分真大啊,竟然得了这么一个佳婿,一时间杯筹交觥,流光溢彩,气氛达到从未有过的**。

    第二日临风国的太子欧阳逸便起程回国,回去准备大婚事宜,与太后定下了良辰吉日,前来迎娶水宁。

    这下,宫中的事情多了起来,太后要忙文蔷公主的事,还要忙碌着水宁的事,水宁的身份可是天运皇朝的郡主,嫁往临风国,与和亲一般无二,所以嫁妆自然不能单薄,那太后早把水宁接进宫里去住了,并教她一应宫中的礼仪,虽然水宁不想学,但凤阑夜示意她进宫去学一点,因为她将来面对的可是皇室,至少什么礼节都要懂,否则只会让自已吃憋。

    凤阑夜和雾翦也没少进宫,帮助太后打点着这些事,而在水宁和文蔷大婚之前皇帝便先纳了新妃。

    新妃是十月初二进宫,三顶华丽的辇车,分别从东西门而进,赐雪宫,蝶宫,月宫。

    三宫与皇后周枫的凤仪宫,遥遥相对,一时间后宫新妃充斥,欢乐不断。

    新皇大婚的日子,一直热闹了一整天。

    第二天便有传闻出来,皇上宠幸了蝶芳仪,一夜过后,提升妃位,上升二品,成了蝶昭仪。

    其余两人未有什么说法,依旧是雪婉仪,和月芬仪。

    宫中只有四妃,倒也相安无事,按理说一个皇帝只有四个妃子并不多,大家倒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好。

    这一日凤阑夜又被接到慧安宫去,因为水宁吵着要见她,说想她了,太后只得派人接了她进宫。

    水宁一看到她,便喜不自禁的拉着她。

    “姐姐,这几日你怎么没进宫啊,我想你了,还有想宝宝了。”

    她像个孩子似的弯腰,听凤阑夜肚子里的宝宝动的声音,扶着凤阑夜走到一边去做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在宫里还好吗?”

    “嗯,挺好的,姐姐放心吧,你呢,还好吧,肚子越来越大了,可要当心身体。”

    “我会的,水儿放心吧。”

    凤阑夜柔柔的笑起来,拉着水宁坐在一边,询问她在宫中是否还习惯,还有宫中一切都好吗?此时她们身边没人,水宁飞快的低首说着:“听说皇上只宠蝶昭仪,对皇后不闻不问,你知道吗?水儿前天还看到皇后哭了呢?”

    凤阑夜没说什么,眼神深邃幽暗,这时候,内殿传来脚步声,笑声不断的响起,太后领着一干人走了过来,身后跟着雾翦,还有文蔷,另外皇后周枫也在,凤阑夜望向皇后娘娘,果然见她神色越发的清淡,很少说话,对于身边人所说的话,微微的点头。

    太后已发现了凤阑夜,领着人过来:“清雅过来了,这小丫头一直吵着要见你,哀家也没办法才让你进宫的。”

    凤阑夜起身给太后见了礼,又给皇后见了礼,无奈的望向一侧的水宁:“母后多担待着了,她一惯就是个顽劣的。”

    “倒是可爱的得让人疼。”

    太后柔和的开口,伸出手拉了凤阑夜走到一边坐下,抬首也吩咐别人坐下:“你们都坐下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,娘娘。”

    其余的人都坐了下来,太后拉着凤阑夜的手,关心的询问她最近的情况,叮咛她要当心身体什么的,最后又补了一句:“你六皇嫂也怀孕了,所以你没事有什么该注意的也叮咛她一声。”

    太后话音一落,慧安宫的大殿上,众人的脸上都露出了笑容,高兴的向雾翦道贺。

    “六皇嫂,恭喜你了,”文蔷拉着雾翦的手,阑夜更是比别人高兴,没想到雾翦也怀孕了,她真是太高兴了:“恭喜你,姐姐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,。”

    殿内笑声不断,一片喜气洋洋,只有皇后眸底有些黯然,不过却没当着别人的面表现出来,太后的眸光若有似无的望向皇后,微微叹息一声,现在只剩下皇后的肚子了,但愿她早于别的妃嫔怀孕,她这样的性情教养出来的孩子,必然也是出色的。

    殿内众人正说着话,忽然殿门外有太监奔进来禀报:“皇上,蝶昭仪领着雪芳仪和月芬仪过来给太后娘娘请安了。”

    太后眉一蹙,便有些不高兴,这会子请的什么安呢,不过倒想看看这女人什么意思,挥手让太监示意她进来。

    太监奔了出去,大殿上门前,很快走进来三道人影,一道红艳袅娜的身影,一袭大红的薄锦袍包裹着她玲珑有致的身材,举手投足带着一股得体的大方,头上的金步摇晃动着光芒,华贵非凡,缓缓的走进来,给太后和皇后请安,太后示意她们三人坐了。

    凤阑夜打量着对面的女子,眉眼娇媚,清雅逼人,不过她的姿色和皇后比起来,就差得远了,皇上竟然弃了皇后宠幸这么个女子,不知道是何用意,再看她身边的另外两名女子,也都长相不俗,举手投足优雅,眉宇间有一种淡然优雅,倒比这蝶昭仪清透几分。

    殿内好几人站起了身,给蝶昭仪见礼,只有凤阑夜没起身,她身子有些重,所以怕起来,而且太后的一只手按着她,意思就是不想让她起身。

    那蝶昭仪微微点头,最后望着凤阑夜,抿唇轻笑,倒也没生气,只是她接下来的说的话,实在的让人憎恨。

    “太后,今日妾身一来过来给太后请安,二来还有一件事请太后做主?”

    太后点首:“你说。”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,妾身有一个表妹名怜烟,是陕西省盐运使的千金小姐,上次她来京城,见过北境王爷一面,竟然对北境王爷恋恋不忘起来,为奴为婢的要进北境王府,本来这事皇上已同意了的,让她为北境王侧妃,但妾身想着,此事该禀报母后一声。”

    那蝶昭仪的话音一落,太后脸色一瞬间的错愕,这北境王爷宠王妃是出了名的,即会纳妃,当日大婚之时可是当着天下的人的面宣誓的,终身不再纳妃,北境王府只有这位北境王妃一人。

    这蝶昭仪不是没事找事吗?她想干什么?而且那睿儿为何竟答应她了,太后恼怒,望向那君彩蝶。

    “蝶昭仪,难道你不知道北境王爷当日纳妃之时,当着天下人的面宣誓过,此生只娶一妃,那便是北境王妃,你想让北境王爷做个背信弃义的小人吗?”

    殿内所有人都点头,怒视着君彩蝶,只见她不以为意的撇唇:“男人怎么可能只纳一妃,那也不过是王爷当时说了的即兴的话,我想只要北境王妃同意的话,北境王爷怕是不会不同意吧。”

    凤阑夜慢慢的站起来,望向对面的君昭仪,不知道这女人究竟是什么意思,一进宫便受宠,还如此胡搅蛮缠,母后不是说进宫的这些女人都是精挑细选的吗?凤阑夜望向太后,太后拍着她的手:“放心,母后会为你做主的,不会让你受委屈的。”

    凤阑夜脸色一沉,她才不怕受委屈呢,她鸟谁啊。

    唇角一勾便是冷笑,莫不是她以为她小小的昭仪,就无法无天了,别说是她,就是皇帝,她也有权利顶撞,何况是她,冷哼之后,缓缓的开口。

    “若是我不同意呢?你待怎么着?”

    殿内大家再次愣住了,这次全都望同凤阑夜,连君彩蝶都愣住了,然后望向凤阑夜,淡淡的望向太后:“母后,这北境王妃以下欺上,你说是否该责罚。”

    “以下犯上,谁是下,谁是上?我看你最好搞搞清楚,不就是仗着皇上宠你两天吗?就无法无天了,眼里没人了,你当真以为这宫中还你说了算了,别忘了你只是一个昭仪,上面还有皇后,还有太后。”

    凤阑夜冷言讥讽,把个君彩蝶贬得满脸通红,最后咬牙切齿的站起身:“我去找皇上,这事是皇上定了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便冲了出去,殿内的人都谁也不理会,水宁更是拍起手来。

    “姐姐,好捧啊,好捧啊。”

    皇后周枫忍不住开口:“她说是皇上的主意。”

    她话虽少,却是精髓,众人一下子不出声了,太后扫了大家一眼,随后开口:“好了,没事,这件事是哀家会和皇上提的,一定让他打消这种意念,不知道他这几天是怎么了,竟然那么宠那个女人。”

    太后说完,望向周枫:“皇后,你老实跟哀家说,皇上有没有去凤仪宫。”

    皇后黯然的摇头,然后抬首见别人都是同情的眼光,不由得淡淡的笑:“他不去,我乐得清闲,你们别多想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便站起了身,朝太后施了一礼,退出了慧安宫。

    宫殿内,凤阑夜望向太后:“其实皇后真的不错,为何皇上不喜她呢?若是帝后恩爱,我想这周枫定然可以助皇上一臂之力。”

    “看来哀家要想些办法。”

    太后赞同的点头,然后又想起凤阑夜的事:“皇上不知道究竟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最近和之前的判若两人了,以前他可不喜欢强迫别人做什么事,现在明明知道自已的皇弟不可能喜欢别的女人,还听那个女人的枕边风,这不是逼兄弟反目成仇吗?

    当初那君彩蝶,她也是仔细的查了的,这丫头是个举止端正的,怎么进宫受宠后便不一样了,难道都是装的。

    殿内,一片死寂,谁也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上书房内,此时同样气氛紧张,新帝望着下首的七皇弟,没想到皇弟竟然给他甩脸子,他可是皇上,给他赐妃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,何况北境王府并没有过多的女人,只有一个正妃,再赐一个女人进去,有什么打紧的。

    “皇上,臣弟再说一遍,臣弟不会让任何人进北境王府的?”

    南宫睿一听七皇弟的话,脸色阴暗冷沉下去,望向南宫烨陡的叫起来:“朕是皇上,给你指婚是恩赐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自已留着吧,臣弟不需要。”

    南宫烨似毫不给南宫睿面子,皇上又怎么样,只要人惹得阑儿不开心,他就绝对不管他是谁?

    想到这,一甩手开口:“臣弟告辞。”

    不等南宫睿说完,转身便走,南宫睿愤怒的瞪向那走出去的背影,胸脯上下的起伏,好不容易好受一些,上书房门外传来说话声:“妾身要见皇上?”

    然后是细微的哭泣,南宫睿心口似乎一下子心疼起来,他知道外面的女人是谁,立刻迫不及待的叫了起来:“进来。”

    书房门外,君彩蝶一听到皇上的声音,哭得更伤心了,飞奔而进,扑到皇上的怀中,哭得叫上气不接下气。

    “皇上,你可要为妾身做主啊,她们统统都欺负我。”

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南宫睿沉声问,心口很不舒服,一看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