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幕后指使人露面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    谁知道刚把火扔到干柴上,背后便响起一道冷冷的讥讽声:“你们在做什么?”

    周枫飞快的掉头望过去,只见月色下,瑞王南宫睿正双臂环胸站在她们身后,那样子就好像站了很久一样,久到把她们所做的事都看清了,周枫忍不住一个轻颤,想也没想,脚下一惦拔地而起,就想逃离开这个地方。

    南宫睿是什么人,没看他有什么大动作,只轻轻的弹出一粒钢球,如银芒星矢般的疾飞出去,打得那周枫一声痛呼,人从半空扑通一声落下来,栽到地上去,她不远处的小丫头赶紧奔过去扶住她,两个人扑通一声跪下来,然后磕头。

    “不干我们事,不干我们事,你们饶过我们吧,饶过我们吧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磕的厉害,这时候四周陡的亮起了火把,照得和白日一般无二,火把后面走出南宫烨夫妇二人,就那么定定的望着南宫睿,南宫睿的眼里浮着冷光,两个人直视着,最后终于一笑而过,同时走到那周枫的身边去,南宫睿蹲下身子冷冷的逼视着这假的周家小姐。

    “说吧,你为何要假冒周小姐。”

    那周枫咬着牙,连连的摇头:“我没有假冒,我是真的周小姐啊,我只是气不过楚王坏我好事,所以才会半夜过来放火,瑞王饶命。”

    那假周枫还在硬撑着,凤阑夜走过去,直接伸出手在她的脸上揉搓着,很快便脱落了一层易容装,露出了假周枫本来的面目,倒也是个眉清目秀的人,可是和周枫的容貌比起来,那是差得太远了,这下马脚露了出来,两个女子无话可说,南宫烨周身的杀气,一挥手命令身后的手下。

    “把她带到王府的正厅去,我们要问话。”

    “是,王爷。”

    两个侍卫过来,拉了她们两个女人便走,直奔齐王府的正厅而去,南宫烨走到南宫睿的面前,沉着的开口:“五皇兄请。”

    “走吧,”南宫睿心里虽然不舒服,可是知道这不关七皇弟的事,是他被迷惑了,虽然不甘,但这是不争的事实,一行人往齐王府的正厅走去。

    齐王府的正厅里,三人坐在上首,其余的下人退了出去,两个假扮的家伙,跪在地上一言不敢吭,脸色苍白,身子抖索起来,她们心知肚明,这种事搞不好便是死。

    “王爷饶命,王爷饶命,这不关我们的事,我们也是奉命行事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奉的谁的命,是谁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是听秋桐姐姐安排的,让我们冒匆那周枫,然后迷惑瑞王,只要瑞王动心,便会给他下药然后控制住他。”

    “秋桐。”

    凤阑夜轻轻的念了一句,南宫睿和南宫烨都认识这个丫头,她是二皇兄的贴身侍女,没想到这假冒的人竟然是真正的晋王手下的人,南宫睿忍不住愤怒的一捶桌子,发出一声巨响,恼恨的低吼:“可恶,竟然胆敢骗本王。”

    凤阑夜不理会懊恼愤怒的瑞王,沉着的开口询问:“那么真正的周小姐呢?现在她在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“她现在被秋桐姐姐关起来了,应该在雪雁楼的密室里。”

    “密室在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南宫烨沉着的询问,下面跪着的丫头,原是个贪生怕死的,平时因为会说拍马屁的话,哄得秋桐高兴了,竟把她当成了心腹,所以此次这样重要的事,竟然派了她出马,没想到坏了事,换做别人未必肯交待,偏偏这丫头知无不言,言无不尽,她身侧的假扮成丫头的女子,气得直瞪眼,却阻止不了她。

    “在雪雁楼后面的一间房里,那里有很多龟奴把守着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“我叫小楠,她叫连清。”

    假扮周枫的丫头叫小楠,另外一个叫连清,如果是那连清的小丫头假扮的周枫,他们不一定这么快查出来,所以说整个布置中,一着错,满盘皆输。

    南宫烨和凤阑夜得到他们想要的事了,南宫烨隔空点穴,把这两个女人点昏了,然后一起望向南宫睿,这时候他已经冷静了下来,望向南宫烨和凤阑夜。

    “把这两个贱人杀了,可恨。”

    凤阑夜摇头,不赞同。

    “这两人可杀不掉,我们还要利用她换真正的周枫呢,这样一来,他们哪里会知道,我们把这两个假的,照旧易好了容,送进那密室中去,我想谁会知道现在的周小姐是真的,而密室里的才是假的。”

    凤阑夜话音一落,南宫睿便怀疑的开口:“若你把假的送进去,要是那送饭的婆子什么的进去,她说了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我有办法,”凤阑夜嘿嘿一笑:“下药毒疯了她们,还会有人知道吗?”

    说完面不改气不喘的拿了两粒药丸,站起身走过去,伸手塞进了地上躺着的两个女人嘴里,那两人虽然被点了昏穴,但下意识里,药丸便咽了下去,凤阑夜回身坐到一边的椅子,等到大约一柱香的功夫,示意南宫烨解开穴道。

    小楠和连清两个丫头睁开眼睛,醒忪的望着厅堂内的人,困惑的想着:“我是谁啊,你们是谁?”

    然后害怕的抖索成一团,不知道眼前这些人究竟是什么人,凤阑夜满意的点头,然后望向南宫烨和南宫睿:“我给她们易容,易容过后,你们带她们去雪雁楼,把密室里的两个人换出来,然后照计划行事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南宫烨和南宫睿这一次没再多说什么,两个人异口同声的开口。

    凤阑夜朝门外唤了一声,吩咐了叮当和万星两人进来,扶了小楠和连清走出去,到自已所住的地方,然后给她们易了容,衣服也不用换了,反正现在的她们,身上凌乱,看上去估计和被关的真正的周枫差不多。

    等到一切准备妥当,南宫烨和南宫睿二人,领着王府的数名手下,带着小楠和连清,没落在夜色下。

    隽院内,水宁和叮当等人陪着凤阑夜坐着,水宁担心的开口:“不知道那真正的周家小姐,有没有被她们折磨死了。”

    凤阑夜抿辰淡然的摇头:“不会害死的,因为她们还想利用手中的这张王牌来控制周大人呢?”

    水宁和叮当一听,不再说什么,坐在花亭内喝茶等候着,一直等了两三个时辰,才见他们回来,同时带回来的是一个真正的周枫。

    周枫虽然身上衣衫凌乱,头发也有些不整齐,但举手投足间的那种风范,倒是没有失去分毫,恭敬的谢过了几个人的救命之恩,凤阑夜伸出手拉她起来,仔细的打量着她几眼,还别说跟瑞王南宫睿真的很配,而且她可以从周枫的眼神中看出这女子胸中的坦然正义,落落大方,不由得便生了几分好感。

    “周小姐,我有一事想请你帮忙。”

    “齐王妃请说。”

    周枫有着大家闺秀的典范,言行举止不出一点暇疵,此时恭顺的望着凤阑夜,凤阑夜缓缓的开口:“你知道吗?先前假冒你的人仍是晋王的人,现在我们救了你回来,把假冒的人关进了密牢里,但是我们不能让她们发现,你是真的了,所以一切依旧要照计划经进。”

    “好,你们说我该怎么做。”

    周枫倒也不迟疑,淡定的开口,不卑不亢,没有似毫的迟疑和胆怯,倒叫瑞王南宫睿多看了两眼,只是先前的假的骗了他,害得他现在还心有余悸,而且连带的有种抵触的心理,便不觉得周枫有多好了。

    “我派一个丫头跟在你的身边,凡事你听她的安排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周枫一口便答应了,凤阑夜唤了叮当过来,叮当是个绝对聪明的,她做什么事她都很放心。

    “你跟着周小姐,千万不能让那秋桐发现她是真的,知道怎么做吗?”

    叮当施了一礼:“请王妃放心吧,奴婢知道该怎么做。”

    厅堂内的人都望向叮当,见这丫头虽然是奴婢可是人不但长得妍丽,而且行事作风颇有凤阑夜的风度,凤阑夜满意的点头,望向南宫烨:“派人把她们乘夜送回周府去。”

    “是,”南宫烨一声应了,便唤了月瑾进来,吩咐他悄悄的把两个女人送回去,叮当是有武功的,不用她们费神,只有周枫和丫头需要护送,月瑾领命,送周枫和小丫头出去。

    厅堂内寂静下来,三人商议第二步的计划。

    “五皇兄,接下来就该你出力了。”

    南宫睿眉心一挑,不明白七弟妹这话什么意思,满眼的问号,那凤阑夜淡淡的开口,笑容浅浅,眉容灼灼,夺目光彩,看到这,南宫睿便感叹,为何自已就不能遇到这样一个女子呢,就算得了天下又怎么样,虽然羡慕七皇弟倒也没有生出不该有的心思,只是她这话是什么意思呢?

    “七弟妹是指?”

    “如果不出意外,我想秋桐接下来会指示周枫,让你们两个人成亲,然后在洞房花烛夜对你动手。”

    她话音一落,那南宫睿便头拒绝:“我不会娶她的。”

    因为只要一看到周枫,他便会想起自已上当受骗的事,一向自认睿智精明,足智多谋的人竟然吃了这样的闷亏,他心里过不去这坎,所以说让他娶那个女人,他是不会娶的。

    南宫睿较起劲来,凤阑夜和南宫烨面面相觑,这五皇兄是怎么回事?先前不是中意人家吗?现在正主子回来,他倒不娶了。

    “五皇兄,你不是喜欢她吗?”

    南宫烨一开口,南宫睿便有和他拼命的架势,冷冷的瞪视着他,一向冷沉内敛的人,竟然情绪波动如此大,可见先前的事是刺激到他了,不过身为皇帝若是这点的胸襟都没有,将来如何容人,凤阑夜脸色一沉,冷冷的开口。

    “若是不娶,这第二步的计划还如何进行下去,刚才早说了,省得我让叮当跟着她们一起回去,还有我们真不知道抄的什么心。”

    凤阑夜一想到这,便恼了,站起身朝门外叫了起来:“月瑾,送客,送瑞王出去。”

    南宫睿目瞪口呆,他不就是不想娶吗?这女人立马给他脸色看,真够牛的,一直以来看到她的睿智精明,还有不凡的医术,高强的武功,现在总算看到她的缺点了,这女人还很凶,不知道七皇弟怎生受得了,南宫睿想着走了出去,缓缓的开口:“我回去好好想想吧。”

    他知道眼下要想顺利进行下去,如果那秋桐真的让周枫嫁给他,他就必须娶,要不然就会露出破绽,一露出破绽,所有事都停滞不前了,说不定那暗处的黑手会乘机缩回去,那么自已所受的苦,还有三皇兄四皇兄的呢,想到这,南宫睿深吸了一口气,抬头望天,唯今只有希望那秋桐没有下这样的指示。

    正厅里,南宫烨见阑儿生气,早心疼不舍的伸手抱了她:“好了,别生气了,为他们的事情犯不着气着自个儿。”

    凤阑夜噗哧一声笑了,俏丽的吐舌头,眨着眼睛搂着南宫烨的脖子:“没想到连你也被唬住了,我刚才是吓五皇兄的,只有这样,他才会安心娶周枫。”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非要他娶周枫。”

    南宫烨望着凤阑夜,凤阑夜淡淡的挑眉,想了想开口。

    “一看到周枫,我就有一种感觉,她就是有那种母仪天下的风范,再一个,她可以协助五皇兄打理天运的江山,这样我们即不是很轻松了,而且只有让她嫁了,接下来的事情才有办法进行,否则那秋桐若是怀疑了,就会禀报给二皇兄,此事惊动了那幕后人,你想他还会继续往下走吗?”

    南宫烨知道凤阑夜说的是个理,可是为什么他就感觉到有一股阴谋的味道呢,不由得宠溺的伸手捏着阑儿的鼻子:“你啊,一定没安好心。”

    凤阑夜窝在南宫烨的怀里,娇俏的开口:“走,我们去睡觉,管安没安好心的。”

    南宫烨满脸的笑意,绝魅的五官在灯光的晕映下,有一种醉人的神彩,让人看一眼便溺在他的眼神中,可惜他这样倾尽天下只愿得此佳人的深情厚意,只有怀中的小丫头可以享受到,别人是无缘的,一伸手抱了阑儿,往外走去……

    两天后,周枫这边果然接到了秋桐的指示,让周枫嫁给瑞王,然后在新婚之夜,给瑞王下媚情丝,这种媚毒可以借由男女交合而进入男子的体内,从此一生,只爱此女,受此女控制,全心全意的服从她的话,这样以后若是晋王登基了,南宫睿必然要听周枫的话,而赞成晋王当皇帝。

    消息送到南宫烨和凤阑夜的眼前,两个人不由得骂了一声背后的人,不但阴险还毒辣,下了毒,还让别人不知不觉,还要将自已的皇位双手奉送,到时候晋王还可以得一个容人的美名,何乐而不为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的周枫是真的,所以这毒自然是不可能下的

    齐王府的厅堂内,端坐着瑞王和安王,还有南宫烨和凤阑夜,凤阑夜望着南宫睿,晃了晃手中的纸条,淡淡的开口问:“我说的怎么样?五皇兄认为该怎么做?”

    南宫睿一看眼前的境况,咬牙切齿的开口:“好,我娶她,但等到一除掉二皇兄等人,我立刻休了她。”

    她话音一落,厅堂内所有的人都瞪着他,南宫昀沉声开口:“五皇兄,你这样做,很不地道,这是毁坏人家女子声誉的事,而且那周枫并不是假的,她是真正的大家闺秀,要是让周大人知道你这想法,他情何以堪。”

    南宫烨变点头,沉声:“是啊,五皇兄,你怎么能这么想呢?再说了那周小姐才貌双全,落落大方,人长得又是一等一的美,不知道你有什么不中意的。”

    凤阑夜冷冷的讥讽:“还不就是那该死的面子问题,难道面子问题比女人的声誉还重要,”这事是她提出来的,若是安王南宫睿不真心对人家,她是绝对不会去害了人家的,人家是一个清清白白的姑娘,而且从来没做过什么大逆不道的事,她们难道为了所谓的皇权能害了人家,对不起,这样的事她做不到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指责着南宫睿,使得他恼怒起来,陡的站起来望着厅堂内的人。

    “你们要本王怎么做?”

    “娶她。”

    “但绝对是真心的,你好好想想,你开始不是挺喜欢人家的吗?”

    凤阑夜说,南宫烨和南宫昀连连的点头,对,不能辜负了人家的心,南宫睿一听,怒了,暴走而去。

    厅堂内,南宫烨和南宫昀二人面面相觑,最后一起望向凤阑夜:“这可咋办?把他惹毛了不娶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不会的,他一定会进宫禀报父皇这件事的,所以你们放心吧,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