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火烧齐王府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    南宫睿回府不久,那护送周枫主仆二人回周府的护卫回来了,禀报了一下事情经过,并了解到,原来那周府的夫人真的夜半生了病,所以才会心急的派人叫回女儿,因为马车夫慌里慌张的走错了路道,所以和后面赶上来的护卫错开了,因此周枫差点遭了贼子的毒手,幸好被瑞王救了。

    第二日一早,内阁的周大人便领着人登门拜谢瑞王,南宫睿询问了一些情况,知道所有的事情都属实,才放下了一颗警戒的心,一放下心,脑海中不由自主的浮现起周枫的样子,很美的一个女人,好像刻在他的脑海里似的,挥之不去。

    要说他南宫睿也不是那种浮浅的男人,什么样的女人没见过,若是他发一声话,环肥燕瘦应有尽有,可是受了几个兄弟们的影响,也想找一个相爱的女人,平时很少有人吸引得了他,但昨儿晚上,周枫我见欲怜绝美的脸,一刹那就留在了他的心中了。

    不过南宫睿并未当着周大人的面多说什么,吩咐人把周大人送了出去,收拾了一番上早朝去了。

    齐王府,今日很热闹,隽院的小花园里,不时的传来欢声笑语。

    几道袅娜婷婷玉立的身子迎风漫步在姿态不一的菊花丛中,空气中一阵阵浅浅的香味儿,夹杂着悦耳俏皮的说话声。

    身着蓝衣的水宁,笑得最开心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今儿个你们都过来了,真是难得啊,我就喜欢人多,这样显得热闹一些。”

    她话音一落,其她三人忍不住都笑了起来,一齐望着她摇头,不过每个人都很喜欢水宁,她就像无忧无虑的小鸟一般快乐,而且还能带给别人很多的快乐。

    雾翦笑着接她的话:“水儿说的不错,我们还真是难得的一聚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没想到六皇嫂回来了,六皇兄也就安心了,母妃这几天分外的开心。”

    南宫文蔷现在对雾翦很好,不再像从前那么莽撞了,能看到母妃开心,看到六皇兄开心,她就觉得自已也是快乐的,所以心底对这个六皇嫂也分外的客气,而且她爱上了西门云,才明白了,爱是那么的刻骨铭心。

    六皇兄和六皇嫂是真心相爱的,所以她唯有真心的祝福他们,希望他们永远的幸福。

    凤阑夜望着身侧的几人,好像约好了似的,竟然都在今天来齐王府了,难得的一聚,还真是令人开心。

    虽然眼下安绛城是个多事之秋,但是事情正往好的方面发展,所以她有什么不开心的。

    凤阑夜想着,便笑着招呼另外三个人:“走吧,到前面的亭子坐坐吧,待会儿我让人准备午膳。”

    一行四人,带着各自的丫鬟,前呼后拥的走进了隽院中唯一的一座亭中,此时亭角四周的轻纱被撩起,四周裁种了很多各式的菊花,还有很多不知名的品种,花枝招展的盛开着,不远处,是碧湖,轻风吹拂,碧湖荡起了潋滟,美不胜收。

    众人忍不住感叹:“这齐王府的隽院真漂亮啊,若是夏日游湖,定然也是十分的畅快,等到来年,我们一定要准备一艘画舫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文蔷的建议好。”

    文蔷的建议一起,那水宁便拍手称快:“好啊,好啊,这主意不错。”

    看着她笑得没心没肺,玩得开心,凤阑夜知道她心底其实并十分的快乐,因为她的心里隐藏着一个男人,不知道那个人怎么样了,她越是玩得无忧无虑,越是为了掩饰心中的那份轻愁。

    凤阑夜看着这样子的水儿有点儿心疼,不由暗骂欧阳逸,这个混蛋若真的来了,绝对不会让他那么好过的,而且她想过了,水儿这么可爱,欧阳逸没有理由不喜欢她,从古到今都传流着这样一句话,不是冤家不聚头,所以说他们是有缘的。

    只是这缘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,凤阑夜一边想着一边问文蔷。

    “西门将军那边有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文蔷一听凤阑夜提到西门云,一张脸早娇羞的红了,明艳艳的像花儿。

    “七皇嫂,没事提他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文蔷,你和西门将军的好事快近了,有什么不能说的,说说吧,现在心里有什么感想?”

    水宁起轰,凤阑夜和雾翦也一起点头望着南宫文蔷,非要让她说出个大概来。

    文蔷扫了大家一眼,最后一脸的笑,有着小女人的幸福:“我从来没想过他会让父皇赐婚,所以到现在还没有真实的感觉,怀疑自已是做了一场梦。”

    她话音一落,水宁便拿起她的手咬了一下,疼得文蔷叫唤起来。

    “啊,疼。”

    “恭喜你不是做梦,是真的,”水宁得意的笑着,一侧的凤阑夜和雾翦见她们两个人闹成一团,也笑得很开心,那文蔷忍不住骂水宁:“你个小疯子,明儿个我找个人把你嫁了,让我那妹夫儿管教管教你,到时候别找我哭鼻子。”

    水宁一听文蔷的话,小脑袋一仰,很认真的开口:“公主放心,到时候绝对是我管教他,还轮不着他来管教我。”

    水宁的话落,凤阑夜倒是点头,若是她嫁给了欧阳逸,怎么着也轮不到欧阳逸管教她,要管也是她管教欧阳逸,想到这开口:“水儿说的话我相信,到时候绝对是她管教我那妹夫。”

    顿时亭中一片欢笑声,叮当等人奉上了茶水点心,又请示着:“王妃,要不要人过来抚琴?”

    凤阑夜望了一圈,大家说话儿自在些,挥了挥手:“不用了,你们自去玩吧,我们说会子话。”

    “是,”叮当下去了,领了几个主子的丫头去招呼了。

    亭中的笑声依旧很响亮,那水宁到哪儿就是一个顽劣的主,这一刻和大家待在一起,她倒是把那郁闷的心情收敛了七七八八的,一边吃茶一边说到男人们关心的事情上,气氛便有些凝重起来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,最近还真是多事啊,自从楚王谋逆之后,我发现安绛城有一种说不出的怪异。”

    文蔷的心情也受到了感染,点头:“是的,就连宫中最近也是怪怪的,知道吗?梅妃被父皇放出了冷宫,现在待在梅翎殿内,你们知道她做什么吗?”

    众人一脸的不解,都望着她,文蔷叹口气,放下茶盎,双手合什,嘴里念念有词的样子,然后开口。

    “每日家的就做这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她是真的一心向佛,还是做做表面功夫。”

    对于梅妃,凤阑夜一点好感都没有,她实在想不出这女人会真心的向佛,恐怕她只是做做表面功夫罢了。

    而父皇不会不知道,所以放她出来,也只不过为了监视她与什么人接触罢了。

    雾翦见大家的心情受了影响,立刻转移话题:“算了算了,我们不说这个了,没意思,今儿个就谈玩的话题。”

    “对,对,姐姐,不如我们去逛街喝茶吧。”

    水宁又出新主意,这话题一起,便得到了文蔷的大力支持,最后雾翦也同意了,今儿个难得的一聚,不如出去逛逛。

    “逛完街找家茶楼吃些东西,即不是很妙。”

    “那行,我们就出府去逛逛吧。”

    最后凤阑夜也点头同意了,为怕惹人注意,便吩咐管家另奋了两辆马车,一辆她们四个人坐着,另一辆小丫头们坐着,王府内的侍卫换了便装,成了寻常人家的护院,一行人出府逛街去了。

    大街上,人来人往很热闹,楚王南宫烈谋逆之事已彻底的过去了,人们又恢复了以往的神彩。

    凤阑夜等人坐在马车内,水宁是最喜欢热闹的一个,不时的掀帘往外看,一边看一边嘀嘀咕咕的说着话,因为街上的车辆很多,使得马车阻塞,一时倒没办法加速,正好边逛边看。

    小贩的叫卖声此次彼落的响起,各式精致的玩艺儿,还有手捏的各种泥人,水宁立刻被吸引了,吵着要下车,最后凤阑夜等人下了车,混在人流中慢慢的行走着,身后跟着几名侍卫,马车夫驾驶着马车一路尾随着她们,只见水宁对什么都好奇,这个摸摸那个望望,看到好看的帽子之类的还拿起来戴到头上去,引得大家都笑起来。

    文蔷紧随在她的身后,两个人可算是一路人了,而凤阑夜对那些小玩艺不感兴趣,只慢腾腾的闲逛着,雾翦陪在她的身边,怕有人撞上她,所以一路护着她,一行人边走边逛,水宁和文蔷买了不少的小玩意儿,丫头们跟在她们身后拿着,雾翦和凤阑夜什么都没卖,一行人走过了这条街道,再过去便是上流贵妇出没的地方,所以没有什么小摊小贩的。

    街道边都是豪华商铺,行人也少得多,迎面见到的,大都是有钱的贵妇,马车也是豪华的,凤阑夜等人逛到一家珠宝店外面,水宁又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姐姐,今日难得我们四个人一起逛街,以后想要这样的机会恐怕很难,不如我们买一个一模一样的东西,纪念一下这样的日子,谁让我们情同姐妹呢?”

    她话音一落,文蔷首先便同意了,凤阑夜和雾翦看她们两个很有兴致,点头一起走进那珠宝店。

    店内,掌柜和小二正在招呼客人,那摆放在柜台里面的珠宝玉器,一看就不是寻常之物,都是名贵的东西,一般人根本买不起。

    凤阑夜逛了这半日,已是很累了,便坐到一边的椅子上,雾翦陪着她,有小二奉了茶过来,两个人坐着喝茶,并看着水宁和文蔷二人在柜台前细心的挑捡着什么,两个不由得相视而笑。

    “这两个丫头。”

    “都挺好的,在这样的时代能有好朋友真的很不错,人的一生不能只有男人孩子,还应该有自已的朋友,”这是凤阑夜的想法,雾翦也很赞同,两个人说话的空档,水宁和文蔷已挑好了东西。

    水宁和文蔷拿了几块玉佩过来,这玉佩上面都有生肖,一看便是上等的好玉,是每个人的生属,还镶嵌了金子,看上去很好看又名贵:“姐姐,你看,还行吗?你看这只小老鼠好漂亮,就是姐姐的生肖,怎么样,怎么样?”

    凤阑夜和雾翦看了两眼,别说还真的挺可爱漂亮的,点首:“不错,是挺漂亮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,”雾翦也点了头,拿起有自已生肖的那一块看看。

    “多少钱?”

    “四块玉佩已谈好了价钱,一千两银子。”

    水宁说完,雾翦便要拿钱,那水宁早抢先开口了:“这是我送给大家的,别和我争。”

    凤阑夜抿唇笑,她是前几天在雪雁楼里盗了一千多两银子,现在正好派上用场了,这玉佩虽不是最名贵的,却有纪念意义。

    “好,就让我们水儿花费了,给我们都包起来吧,既然水儿送了我们每人东西,接下来我请大家去安绛城最好的茶楼,喝茶吃点心。”

    一时间几个人都笑了起来,水宁去结帐,这边雾翦扶起凤阑夜,等到里面的结完了帐,一行人出了珠宝店的门,上了府门前的马车,那买的玉佩,便交给各自的丫头先收着,回头打了绦络带着。

    鸣凤茶楼,是安绛城内很名的茶楼,此时天色已中午了,而且她们一行人也走累了,这鸣凤茶楼离这里挺近的,几人便领着丫头进鸣凤茶楼去吃点东西,听说这茶楼里也供午膳,而且都很有特色。

    一行人刚走上台阶,水宁便眼尖的看到二楼靠窗的一个身影,一把拉着凤阑夜的手。

    “姐姐,快看那不是瑞王吗?”

    凤阑夜和文蔷等人顺着她手指所指的方向望过去,二楼靠窗的位置,果然端坐着的是瑞王,他的对面另坐着一个女子,即便离得远,也能看出那女子艳丽不俗,简单的青衣乌髻,已透出风流袅娜来,此刻正把玩着手中的茶盎,和瑞王不知道说什么。

    这个女子,凤阑夜和雾翦不认识,因为她并没有出现在公开的场合,但是文蔷仍天运皇朝的公主,天运皇朝达官权官家的女子她多是熟悉的,一眼便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内阁周大人的女儿周枫吗?她怎么和五皇兄在一起了。”

    凤阑夜眉一蹙,多看了两眼,这种时候冒出这么一个女人来,那感觉说不上怎么好?虽然她心里同样的很期望五皇兄能遇到一个相爱的女子来,但是这种敏感时期,任何事都可能毁掉了所有的事,所以她们不能不当心。

    一侧的文蔷还在喃喃自语:“这周枫竟然和五皇兄认识,两个人感情看上去还很好,难道他们好事近了。”

    一行人说话间走进了茶楼,茶楼里的客人并不多,因为是高档的地方,并不是十分的吵杂拥挤,凤阑夜等人进去,掌柜的那么随意的一瞄,便知道眼前的人都是非富即贵的,立刻招呼了小二把她们领到二楼的包厢里。

    雅间里,众人分别坐下来,小二上了茶水,询问她们需要点什么,水宁便做主让他们上几样有特色的菜便行了。

    小二退出去,雅间安静下来,凤阑夜吩咐下去,各自的的丫头都坐在另一边用膳,用不着她们侍候着,所以全都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凤阑夜似有意似无意的提到周枫:“文蔷,那周枫你认识啊?”

    “是啊,认识,见过几次面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她为人怎么样?五皇兄说不定喜欢她呢?”

    文蔷挑了眉,想了一下,然后郑重其事的开口:“说起来这周枫嘛,倒是大家闺秀,言行举止那是绝对的优雅大方,最重要的是饱读诗书,曾传闻京里有不少的公子看过她的手扎,说此女是女才子,若是男子,一定是天上的文曲星下凡,不过她不太喜欢人多的地方,一般的俗礼更是不喜欢参加。”

    凤阑夜眼瞳阴暗,如果这周枫真的如文蔷所说的那样,那么她今日的言行举止就不合她平常的动作,难道说她喜欢五皇兄,所以才会如此反常,亦或是别的?

    雅间内的人都听着文蔷说起那个女人,一旁的水宁忍不住的嘀咕:“刚才我看了一眼,她长得好漂亮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一直以来没听说过她呢?”

    “她不喜欢出入公众场合,更不喜参加什么花会茶会,你们也知道,那些虚名都是从这些宴会上传出来的,她一直待在府里,哪里会被别人盛传,我见她的几次,也是因为母妃曾召见过周夫人进宫,她便跟着周夫人进宫来了,所以见了那么两三次。”

    雅间内,众人点头,惋惜一回,此女若是喜欢招摇,只怕早就名满京师了,那里还养在深闺人不识。

    别人只顾着感怀,凤阑夜想的却与别人不一样,她想着,既然这周枫如此的不一样,她又怎么会在公开场合和瑞王相约呢,能做出这等子事来的女子必然有不拒小节的胸怀,所以说这女人有名堂,她心下便有了主意,等到待会儿回府,定然要让人暗中注意那周枫,主意定了,便不再想瑞王与那女子的事。

    这时候小二已上了鸣凤楼的特色点心,并几样精致的菜肴上来,众人边吃边笑。

    吃到一半的时候,听到雾翦的丫头小瞳哎哟了一声,众人朝她望过去,只见她指着茶楼门前,叫起来:“你们看,他们出去了?”

    她说的正是瑞王和周枫,众人全都停下手里的动作挤了过去观看。

    只见瑞王周身的内敛温润,在阳光下,折身出潋潋的光华,举手投足霸气十足,只不过低首间便看到他对那女子的温言软语,果然是看中了人家的,文蔷最先回身坐下来,笑着开口:“看来五皇兄的好事近了,我们这一行里,眼看着大家都要成亲了,真是好事。”

    众人七嘴八舌的点头,独独水宁没说话,她心中微酸,想起自已也够傻的,竟然喜欢起那男人了,他明明是她整治的男人,怎么就动起情来了,还真够逊的,所以在别人的面前也不敢露出半分来,陪着笑脸,已有些勉强,好在大家的注意力都在瑞王的身上,所以根本没人发现她的异状,只有阑夜心里知道,却也不便当着别人的面劝她,因此一顿饭吃得有人欢喜有人愁。

    膳后,众人尽兴的上了马车回齐王府去了,文蔷像发现新大陆似的,也不进王府里去,直接便上了宫里的辇车,想把五皇兄有意中人的事禀报给母妃,母妃一定会很高兴的,她最近正张罗着五皇兄的婚事呢?

    雾翦也没有进府,只在府门前吩咐阑夜要当心点,有什么事送了信给她,现在怀孕了当心身子等等的话,最后坐了安王府的马车回去。

    凤阑夜等到别人走了,拉着水宁进了王府,一路上下人不时的请安,她们一一点头过去。

    “水儿,既然喜欢那个男人去找他吧,说不定他根本没有成亲呢,你在这里想也不是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去,我才没喜欢他。”

    水宁还在嘴硬,见凤阑夜不相信,赶紧拍胸脯保证:“我真的没事,姐姐你放心吧,不过那五万两银票我一定会跟他们要的,你放心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啊,”凤阑夜叹息一声,朝身后的叶伶叫唤:“把水小姐带过去休息。”

    “是,王妃,”叶伶扶了水宁进她住的房子里休息,凤阑夜领着叮当和万星二人一路往隽院自已的房间走去,一路上若有所思的没说什么,叮当沉着的问:“王妃有心事?”

    凤阑夜点了一下头,淡淡的开口:“今儿个和瑞王见面的那个周大人的千金,你们两个怎么看?”

    叮当和万星一听便知道主子怀疑那个周小姐别有用心,忙认真的想了一下,然后慢慢的开口:“那周小姐长得挺美的,而且离得挺远的,奴婢等没在意。”

    凤阑夜点头,其实她也没有什么证据来证明什么,但就是感觉怪怪的,而这种时候自然不能出一点的差错,所以务必要派人去监视着她们。

    “万星,去找柳郸过来,就说我有事找他。”

    “是,王妃。”

    万星转身去找柳管家,叮当陪着凤阑夜走进厅堂,王爷还没有回来,所以隽院内很安静,这两日银哥儿也被水小姐霸占了,一时间没有一丁点的声响,直到柳郸被请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见过王妃。”

    凤阑夜醒过神,抬首望过去,缓缓的开口:“柳郸,从王府调三个武功不错的侍卫,跟着万星,暗中监视内阁周大人的千金周小姐。”

    “这?”柳郸有些错愕,不知道这周小姐怎么惹到小王妃了,不过他哪里敢多问,忙恭敬的沉声领命。

    “好,属下这就去办,”

    柳郸退了出去,凤阑夜望向万星:“你小心点,离那个女人远点,如果她真的别有用心的话,我想她一定是个假的,那么很可能会武功,你们若是被她们发现,定然会被灭口,所以不求查到什么,离远一些查探看看她们是否有动静,或者是周府有什么动静。”

    “是,王妃。”

    万星应了声,立刻退了出去,叮当彻了茶过来奉上,慢慢的开口:“王妃是怀疑那周小姐是冒牌的?”

    “可能是冒牌的,也有可能一直以来都别有用心的,不管是哪一种,我都不允许她伤害到五皇兄,而影响到我们的整个计划。”

    “嗯,”叮当赞同,主子做了这么多的布置,若是真的被那些人察觉,那她们这么久的努力就白费了,还把百里神医请了过来,还有瑞王安王,自家的王爷,一直各处布置着,不就全白废了吗?

    南宫烨一直到晚上才回来,一回来凤阑夜便把瑞王和周枫的事告诉了他。

    “你是怀疑周大人别有用心?”

    南宫烨抱着凤阑夜,对于阑儿说的话,他是百分百相信的,不过现在做什么事都要小心十分。

    凤阑夜偎在他的怀里,摇头。

    “我没说周大人是别有用心,我说那个周小姐。”

    “这有差别吗?”南宫烨的脑子有些反映不过来,阑儿这是什么意思?难道说,灵光一现,难以置信的开口:“你是说周大人的千金被人顶替了,不是真正的周小姐?”

    “我有这种感觉,因为今儿个文蔷过来,然后我们几个一起上街,看到周小姐的时候,文蔷说这个女人是大家闺秀,不喜聚众哗宠,也不喜欢在公开场合露面,那么现在出现又是为了什么,是喜欢瑞王吗?我让人调查了,说瑞王救了她们主仆二人,深更半夜的被救,虽然周大人也说了事情的经过,天衣无缝,可正因为太天衣无缝了,所以才会让人起疑,这种时候,可不能出一点的差错。”

    南宫烨点头,赞同阑儿的话,这种时候他们可不能出半点差错,眼下一定要纠出二皇兄背后的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