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盗宝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    上书房内,两个男人一听皇上提到皇后娘娘,以为娘娘出了什么事,全都紧张的站了起来,尤其是云墨大手不由自主的握紧,先前看到女儿没事啊,难道是她有什么事瞒着他。

    “笑儿她怎么了?”

    上官胤抬眸扫了一眼云墨,见他紧张得脸色都变了,忙挥手安抚:“云王爷别紧张,其实笑儿想前往青云山脉。”

    “去青云山脉,她去哪里干什么?”

    上官霖困惑的提出疑问,那青云山脉,连绵不绝,山头挨着山头,虽然气势磅礴,可是到处是绝壁断崖,险峻万分,不但山势凶险,就是里面的野兽,也是极危险的,怎么能让她前往哪里呢?不过云笑想去,恐怕是因为什么事。

    上官霖正想着,皇上绝美的五官闪过冷光,抿紧唇一字一顿的开口。

    “昨夜,朕抓捕了沈思远,现在已查明沈思远仍是西山骷髅血盗的一员,他和温家年两人都是组织内的人,这沈思远为保住沈家的独子,交出一份血盗组织的藏宝图,一定是他私自绘的。”

    “笑儿想去取宝藏里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上官胤脸色沉重,冷萧的点头,然后语重心长的开口。

    “其实朕不知道云王爷是否清楚,现在的东秦已一日不如一日,各个地方都出了问题,国库中并没有多少的存银,所以笑儿一听这些东西,才会坚决要去青云山脉走一趟。”

    上官霖听了皇兄的话,心下沉甸甸的,其实他多少有些数,只是没想到已如此严重,上官家的皇位,他们不能失了,所以他要和皇兄一起努力。

    “皇兄,不如让臣弟前往青云山脉走一趟吧。”

    上官胤望了一眼上官霖,他心疼笑儿,同样的也心疼这个弟弟啊,他们两谁去他都不放心,可是现在已经答应了笑儿,所以只能让皇弟陪着她一同前往。

    “朕已经答应了笑儿,但是又不放心,所以皇弟还是陪她一起走一趟吧,一定要保护好她的安危,还有你也要注意安全。”

    “好,臣弟会尽心尽力的保护好娘娘。”

    上官霖垂首领命,一侧的云墨因为担心女儿从头到尾都没说什么。

    上官胤缓缓的开口:“此事需要精心布署,你们两个都参与到其中吧,千万不能露了一点的口风。”

    “是,皇上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同时领命,不敢有丝毫的大意。

    “这样吧,朕和笑儿尽快定下方针,你们两个回去放出风声,就说生病了休假在府中静养,朕会派你们两个带兵一同前往,协助笑儿杀掉那些血盗,还要把宝藏里的东西带回来,只要国库有银子,接下来便会好办事得多了。”

    上官胤一声令下,云墨和上官霖领命应声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上书房内,上官胤连早膳都没什么胃口,便起身领着福海前往清笑宫而去。

    云笑去了早朝之后,回来又睡下了,此时还没有醒,睡得正香,上官胤挥手让人退下去,自已上床抱了她一会儿,云笑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,望着上官胤,只见他满目宠溺,俯身吻了一下她的红唇。

    “累吗?”

    柔声细语,想到昨儿个晚上中了这丫头的圈套,他便又好气又好笑,从来没想过这丫头为了达到目的,无所不用其极了。

    云笑睡了一会儿,整个人好多了,再加上现在醒了,也睡不着了,便靠在上官胤的怀中,懒懒的晃了晃手,手中竟拿着一张图纸,上官胤接了过来,果然是手绘的藏宝图。

    上官胤看了一会儿,这藏宝图画得并不复杂,可是要在那么大的东荆山中找到这个位置也不是容易的事,除非有当地的人指引,否则只怕很困难,但是看着笑儿眼瞳中的势在必得,他就不能说半点让她阻心的话。

    “我们来商量下看该如何做?”

    云笑就偎在他的怀里,伸出手指指点点的,两个人讨论起来。

    最后商量出结果,先不惊动那些血盗的人,偷偷找到藏宝图的位置,把宝藏里的东西运出来,然后再发密信把血盗的人全部调进那老窝,一网打尽。

    上官胤决定让禁军萧遥带着二千精兵,分成小股,伪成商人,分批往青云山脉潜进,云笑和上官霖也是其中的一股,众人在东荆山的南山脚下会合,而云王爷带一千精兵从水路行进,停在青云山脉三十里外的一条运河边,宝藏里的东西从水路运回来,而云笑和上官霖再杀一个回马枪,领着两千精兵冲进血盗的老窝,把那些人全部杀了。

    一番商量下来,两个人都饿了,肚子咕咕的叫。

    上官胤便伸出手拿了衣服过来,给云笑轻手轻脚的穿上,一个大男人什么时候给女人穿过衣服啊,粗手笨脚的,偏偏还不准云笑叫人进来伺候,云笑便伸手过去抢衣服,自个穿,两个人说说笑笑的好半天才把衣服穿好。

    上官胤抱着她贴在自已的胸前,轻声的开口。

    “笑儿,我会日日担心你的,你一定要平安的回来,早点的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在等我,放心吧,事情一结束我就会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云笑扬脸便给了他一个甜美的笑容。

    上官胤心底并不放松,就好像绷着一根弦,只怕要等到她回来,这根弦才能放松。

    “来人,传膳。”

    清笑宫的尚食女官和皇上的贴身太监福海等人鱼贯而进,只见娘娘已穿戴整齐,只是还没有盥洗好,婉婉和巧儿立刻上前去伺候。

    而早膳便陆续的传进来,等到一一摆好,云笑也盥洗打理好了,殿内的人都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上官胤和云笑坐着用膳,寝宫内,难得的安逸,阳光从雕花的窗棂中洒进来,融融柔柔的,带着花草的清香味,还夹着鸟雀清新的叫声,云笑停了一下往外张望,不由感概的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春天如期而至。”

    “笑儿怎么了?”

    上官胤关心的问,却不知道云笑心头的释然,是的,现在的她完全对前世的释然了,时间可以沉淀很多事,她相信在前世的父母会活得很好,他们一定找到了另外的寄托物了,这样想着,心便放开了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春天是个绚烂多姿的季节,最适合出门了。”

    云笑抿唇一笑,璀璨的面容香艳无比。

    她一开口,上官胤的心便沉重一分,因为想到她要前往青云山脉,心头的担忧不断,按理他应该陪他前往东荆山,可是眼下北朝的迎亲队伍即将到达东秦,他这个做皇帝的怎么能离开,本来想让霖代替自个留在宫中处理政务,可是眼下这各省份的事都是一团乱,再加上北朝联姻的事,如若出了差错,便是麻烦事,所以他才不敢离开,现在唯有希望他们一路平安。

    两个人用完了膳,上官胤前往上书房,布置前往东荆山的事,云笑便留在清笑宫。

    天气晴朗,阳光温暖,云笑领着人在御花园中散步。

    花草绿氤,虽没有到花事之期,可是那绿郁葱嫩,欣欣相荣的景像,却让人头心舒畅,轻风和煦,在花园中轻荡,绿枝摇曳,清香撩人。

    园中除了花草,石径盘旋在其中,古树穿梭,蓊郁青翠。

    云笑沿着石径慢慢的闲逛着,身后跟着婉婉和巧儿,其他的人都离得远远的,一路尾随着。

    云笑扫了一眼身侧的扶着自已的婉婉,悄然的开口。

    “婉婉,我要离宫一段时间,你帮我演一场戏。”

    婉婉一惊,不知娘娘要去哪里,脸色凝重,愣愣的望着她,云笑接着开口:“我很快会回来的,等我离开后,你就代替我留在云王府中,就说云王爷病了,我留在府中陪陪他,如果没有我的命令,别回宫中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,娘娘。”

    婉婉不知道主子要去哪里,既然她如此开口,必然有她的意思,便点头应了。

    云笑想起另外一件事,拿出一包解药递到婉婉的手中:“到时候公主大婚的时候,我一定不在宫中,等到她上轿前,把这解药给她服下,她的脚便会好的。”

    云笑一开口,婉婉便有些不乐意,那女人活该,她才不给她解药呢,不过云笑似乎知道她心中所想的,不忘叮咛她:“你别不给,这是命令。”

    “是,娘娘。”

    婉婉应了,不过有些不甘愿:“那女人如此对待主子,为何要给她解药,就让她没办法走路,活该。”

    “她爹爹救了慕容,她就是慕容的亲妹妹,我不希望他有任何的遗憾。”

    云笑说完,婉婉和巧儿便不再说什么,点头算是应了,云笑才放下心来,继续在花园中散步。

    上官胤秘密的调了萧遥进宫,安排了相关的事宜,萧遥领旨悄悄从禁军中挑了二千的精兵,这些人的身手极是厉害,以一敌十,人人化妆成便服,萧遥另调了一千的精兵给云王爷调动。

    这些人将从水路行船出发前往青云山脉,其他人骑马,坐马车而去。

    另外他们从沈思远的口中知道了,血盗的暗号,还有如何发调集令,那藏宝室内有很多暗器,沈思远只说了一些,有些未启动的他根本不知道。

    听到这里,上官胤心里便越发的沉重,不想让云笑前往,不过云笑执意要除西山血盗的匪徒,最重要的要拿到宝藏,这是东秦目前最快最直接的弥补之法,只要拿到这批宝藏,他们接下来的清场要容易得多。

    两日后,皇后高调回云王府探病,并下令要在王府陪王爷数日。

    暗中却和上官霖等人秘密的出了京城,他们从北门而出,而北朝的迎亲队伍从西门而进,两下交错而过。

    云笑和当初一样,易容扮男子,便成了一个翩翩风流的公子,一行人骑马,身后跟着几辆马车,装的都是石头,却对外人说做药材生意的。

    这说法没有人不相信。

    东秦和北朝不一样,东秦仍鱼米之乡,最不缺的就是药材珠宝玉器之类的东西,但是北朝仍是草原,民风飙悍的同时,气候不适宜生长药草,所以北朝最缺的就是药材,很多商人会把东秦的药材拉到北朝去,换取北朝珍贵的皮毛,这来回一倒卖,可赚一大笔的银子,只是很多人都清楚,这东秦到北朝远隔数千里,其中大山小山的不断,一路上会遇到很多的土匪,若是一个不慎,不但全军覆没,连性命都丢了,更别提钱了,所以即便这生意赚钱,很多人也不敢去做。

    不过也免不了那些胆大心细的人跑这生意。

    上官霖和云笑一路往北而去,越往北朝,越觉得荒凉,人烟渐渐稀少,大山不断,头顶上蓝天白云,四周是郁葱的青山,这感觉让人感觉不到游玩的快乐,相反的却是令人汗毛倒竖,心惊胆颤。

    云笑和几个人坐在树下息了一会儿,吃些东西,准备再赶路,已派了流星和追月前去打探情况。

    很快,两人便回来,神色凝重的开口:“主子,前面不远处有座鬼头山,山上有土匪,只怕他们要打劫……”

    云笑冷眉一挑,寒气充斥着周身,抬眸望了一眼,他们这一行虽然只有十几个人,可个个都是高手,根本不怕什么匪,只是这些人既然挑上她们,那么唯有一个字,死。

    因为她们不容许出一丝的差错,如果那些土匪泄了口信,他们马车上装的是石头,那么必然引起人的怀疑。

    云笑一招手,数十人围了过来,只见她沉声命令:“如果有人要打劫,记着,不要让任何人靠近马车,别的事有我呢?”

    “是,主子。”

    众人领命,翻身上马,上官霖紧随着云笑的身后上马,云笑刚跃上马,便感受到自已胃里有些难过,似乎想吐,不由得诧异,难道是吃坏东西了不成,信手便拈上自已的脉络,只一下便感受到不寻常的脉跳,这分明是喜脉啊。

    她不由得愣住了,几乎怀疑自已诊错了,又号了一下脉,果然是喜脉啊。

    心里一下子高兴起来,唇角是柔柔的笑意,光辉罩在脸上,完全不似先前的冷凌,身侧马上的上官霖不明所以,忍不住趋身靠近,关心的询问:“怎么了,会不会是吃坏肚子了?”

    刚才云笑难过的神情,上官霖已经看到了,云笑抬首笑望着他,只是摇头,神彩逼人的眼瞳中,温润柔和,摇了摇头,慢慢的开口:“我没事,你放心吧。”

    她不想把这件事告诉别人,她要把自已怀孕的事第一个告诉慕容。

    想到这,便记起了一件事,现在自已怀孕还未足两个月,此时正是容易流产的时候,自已是不能骑马的,难怪一路上有些难受,还是坐马车为好,接下来的事,为了宝宝,她一定要小心行事。

    “上官霖,我累了,改坐马车吧。”

    云笑一开口,上官霖便点了头,其实早已为她准备了一匹马车的,可是她一直坚持骑马,没想到这会子竟主动要求坐马车,看来她真的生病了,一定是不想连累他们这些人,可是现在已经快到青云山脉了,也不好退回去,所以只能小心行事,他绝不能让她受到半点的伤害。

    上官霖翻身下马,扶了云笑上马车,一行人继续往前走。

    马车内,有着柔软的榻,内设茶水,以前她晚上会在这里休息,此刻为了宝宝,她尽量改坐马车。

    一行人一路往青云山脉而去。

    这时候天已黄昏,夕阳快下山了,前面便到了流星和惊云说的山头,叫鬼头山。

    其山险峻无比,易守难攻,所以山上便聚了一帮土匪,专靠打劫杀人过日子,此时早有人禀报上山,说山下来了一群肥羊,那山寨主立刻点了人马,由二当家带人下山,拿下这些肥羊。

    云笑她们刚到鬼头山脚下,便听到半山腰呼啦一声,山门吊起的声音,有人呼喊着冲了出来,黑压压的人头。

    上官霖一挥手数十人摆开阵,云笑端坐在马车内,手一拈,绕梁琴便拈到手上,此次出宫,她带来了绕梁琴,现在她的魔幻琴音,已练得出神入化,因为杀伤力太大,所以很少用,但此番路途凶险,再加上骷髅血盗很是阴险狡诈,为免不必要的伤亡,她带了绕梁出来,没想到竟然在这档口用出来。

    山脚下,对面人头攒同,一眼望去,有一百多号人,为首的汉子,一脸的凶险,有一道斜斜的刀疤从上眼睑一直划到下巴,嗜血无比。

    同木离脸上的疤比起来,是一个天一个地,木离的让人觉得很酷,其身正义,这个人脸上的疤只让人感觉到阴森恐怖。

    那人一张口,便是一串儿骂人的脏话:“奶奶个熊的,果然是大肥羊啊。”

    他们的眼睛瞄向上官霖身后的一队马车,按照车身的重量估计,车上的货只怕不少。

    上官霖一身绣金纹底边的黑袍子,五官刚毅俊美,高倨在马上,其势飞扬,夕阳的黄昏踱了他一身的金光,他冷瞳中杀气尽现,身后数十人一字儿的排开,人人身上杀气升腾,只等马车内的人一声令下,便斩敌于马下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一阵悠扬的琴音从马车内飞泄出来,流星和追月深知这琴能魔心,当下掉头吩咐:“敛气吐息。”

    众人心知肚明这是魔音,当下敛了心神,眼观鼻,鼻观心,齐齐的望着地面,全无半点戾气。

    而山林边的那些土匪还在张牙舞爪的狂笑:“还有闲情逸致弹琴,来啊,杀,抢财物啊,这些家伙一个不留。”

    那为首的人话音一落,只见身边的手下,虽然应声,却东倒西歪的腿脚提不上力,这时候悠扬的琴音陡的一转,凌厉似万马奔腾,更似雷鼓鸣金,声声厚重,划破长空,直戳人心,那土匪一下子转过身,对着自已人砍杀了起来,每个人双目赤红,眼神木愣,竟然全不能做主,就连那为首的人也不由自主的暴燥起来,扔起大刀便砍掉了身侧一个人的膀子,一时间山道边杀声震地,断肢残臂不断飞过,血色水花四溅,染红了刀尖,染红了氤绿的草地,黄昏溢出了血色之气。

    上官霖和身侧的数十人,脸色一怔,饶是平常心狠手辣,可是面对这等凌势的杀气,不能控制的砍杀,还是看得汗毛倒竖,不过数刻钟的功夫,四周一片寂簌,半点声响都无,再看青山氲绿的山脚下,尸横遍野,死状极惨,完全没有一具完好的尸体。

    这时候,马车内的琴音陡的一收,冷魅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,主子。”

    众人齐应,扬马催鞭,视若无睹的从那堆积成小山的尸体上踩过去,面不改色,一路往青云山脉而去。

    马车内,云笑脸上罩起浅浅的笑意,漫不经心的开口。

    “宝宝别怪娘亲心狠,娘亲只是想帮助你父皇一臂之力。”

    一伸手轻柔的抚摸着肚子,虽然现在快两个月了,还没有成形,更没有胎动,但是她的心里就像有了一个鲜活的生命一般。

    过了鬼头山,天已经黑了,这一带山连山,即便有人家也是隐在大山中,他们根本找不到那些人家,所以今夜只能宿在大山里,以前云笑也不在意,但现在自已有宝宝了,凡事都会多想一点。

    夜色寂静,月亮挂在半空中,好似就吊在树梢上,冷冷的月辉透过枝叶斑驳迷离的照在地上,这里离青云山脉还有一些路程,此处都是一些小山丘,所以不会有什么大型的动物,今晚众人便在林子边休息一晚,不会出什么事的。

    众人下了马,有人点了火把,翻找了干粮出来大伙吃一点儿,云笑也下了车,坐在一处高跺上,仰头望着月亮,竟然有点思念起慕容来,想必他此刻也正思念着自已呢,离得远了,那思念便如此的迫切。

    没有人说话,一片沉寂,只有吃东西和喝水的声音。

    忽然一道细微的声音响起,云笑和上官霖陡的面容一沉,众人都停住了手下的动作,齐刷刷的望向密林深处,发出声音的地方。

    只见绿郁的枝叶间,忽的飘过一道白影儿。

    好似鬼魂,但这些人都练武出身,知道那是一个人,还是一个女人?

   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