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青楼秘事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    早朝,发生了三件事,其一以工部侍郎为首的吕以春等人,上书,后宫皇后已娶,请求皇上尽快纳妃,早日涎下皇室的子嗣,这番冠冕堂皇的说法,上官胤心知肚明,这些家伙不就是看他要动朝堂上的人,连夜商量谋合,最后给他来了这么一出,不知是想他沉迷于女色呢,还是指望他看着裙带关系,到时候无法动手。

    二是霖王禀报了太常寺少卿温家年犯案累累,现正被抓在刑部的大牢,殿内哗然,人人脸色苍白,这温家年平素也算和他们走得较近,这人虽然官位不是太高,但是平素和这些大员关系都处得极好,尤其是懂得拉拢人心,平时没少送好处给这些人,所以此时一听这事,不由惊出了一身的冷汗。

    三是北朝的联姻文书已到,迎亲的队伍随后而来,北朝皇帝的五弟湘王将亲自迎娶东秦的安乐公主,进行两国联姻,已示从此友好相处。

    三件事,除了最后一件事让人高兴,其他两件事都让人阻心。

    上书房内,上官胤沉着脸,一句话也没有说,下首站着霖王,见皇兄的脸色不好,阴骜难看,恭敬的开口:“皇兄,你看纳妃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这事是绝对不可能的,朕即会如了他们的心愿,而且除了笑儿,朕也没打算再纳妃。”

    皇帝话音一落,上官霖睁大眼,显得有些难以置信,还从来没听说过皇帝只纳一妃的,不过依照云笑的个性,恐怕也由不得他多娶后妃,如果皇兄多娶,只怕她当初未必肯嫁,一定是皇兄之前就答应了只娶一妻,她才答应的嫁的。

    其实上官霖并不排斥只娶一妻,可是他认为,如果是他,只娶一妻是没什么关系的,因为自已只是一个王爷,夫妻情深,是很正常的,可是皇兄是一国之君,只娶一妻于礼法不合,而且皇室需要多涎下皇子皇女,只有皇后一人,若是她迟迟不孕呢?

    “皇兄,只怕那些人还会再提,眼下这是他们的一道筹码?”

    上官胤五官潋起凝露冷霜,狭长的眉一挑,眼瞳如万丈深渊,一眼根本望不到底,阴风飒飒弥漫着,让人看一眼便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上官霖不敢再多说什么,垂首而立。

    “你别操心这件事了,朕自有主张,你该做的事是一定要让温家年交出这朝中是不是还有什么同党?”

    “臣弟遵旨。”

    上官霖退了出去,周身的嗜杀,这温家年若是胆敢不叫,他一定要打得他皮开肉绽,看是他的嘴巴硬,还是他的刑具硬。

    关于公主大婚,上官胤全部交给了礼部去办,按照以往公主联姻的体制去办,不准亏待了公主。

    朝堂上发生的事,很快传到了清笑宫里。

    追月奉命在外面打探情况,一大早便听到了这些消息,赶紧进宫来禀报皇后娘娘。

    云笑刚用了早膳,正命了人去煮了那梅花茶过来品尝,大殿内,清香缭绕,她悠然自得的听了追月的禀报,并没有说什么,也不见她有任何生气的举动。

    婉婉和巧儿一左一右的侍候着,忍不住嘀咕。

    “这些人真能想啊,皇后刚迎进宫,便让皇上纳妃,分明是不怀好意。”

    云笑抿了一下唇角,这些人确实是不怀好意啊,大概想分散皇上和她之间的恩爱,然后让皇上无暇去对付他们,又或者想用美术来迷惑皇上,使得皇上不能轻易动了他们,想得真天真啊,难道这一点皇上都看不透吗?不过她是不是该帮帮慕容呢?

    云笑又啜了一口茶,一侧的婉婉急了。

    “娘娘,您倒是说句话啊,这些人都让皇上纳妃了,您难道不生气吗?”

    云笑呵呵笑两声,面不改色的开口:“气什么,皇上会处理的,我有什么可气的。”

    “您?”

    婉婉一跺脚,真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监,她们现在就想去好好教训一下那些胆敢提出建议的大臣,真是太不把皇后娘娘放在眼里了。

    云笑挥了挥手仍吩咐了追月:“你继续打听情况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,主子。”

    追月退了出去,大殿内,云笑唤了赵尚仪过来:“去把宫女管事给本宫叫过来,另外听说两国联姻的文书已到,吩咐了太监,传礼部侍郎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,奴婢这就去办。”

    这位赵尚仪是负责礼仪教学的,长相娟秀端庄,一看就是极有能力的人,领了旨便去办事。

    很快掌管着宫女的管事姑姑被带了过来,恭敬的见礼,云笑扫了一眼,倒是个灵活乖巧的,点了头缓缓的开口。

    “现在宫中有多少宫女?”

    管事宫女,年纪稍大,宫中的人都称她林姑姑,此时恭敬的应话:“回皇后娘娘的话,这宫中大小奴婢共有一千七百三十一名。”

    林姑姑话音一落,云笑便咋舌,宫中只有她和安乐公主这么两个主子,而却要养这么多的人,每日的开支花费有多大啊,再加上这些宫女没事做了,就会生事,到时候越来越乱,难以整顿了,倒不如一批一批放出去,云笑想了,便望向下首跪着的管事宫女。

    “这后宫主子太少,不同于以往,所以本宫决定放出去一批人,你按花名册把年长可以婚配的人全部放出去吧,查查以往的例子,对照参比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是,奴婢遵旨。”

    管事的女官赶紧点头,说实在的,现在宫中没有几个子,这么些人,确实有些乱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娘娘准备第一批放出去多少人?”

    “先放出去二百名,然后逐步再放。”

    云笑一声令下,林姑姑赶紧领了娘娘的旨意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午时礼部侍郎领旨过来,禀报了有关于公主大婚的相关事宜,云笑听着,倒也可圈可点,没什么需要说的,便叮咛了礼部一定要办好这件事,此次东秦和北朝联姻,事关长久的友好,一定要尽心尽力的办好。

    礼部侍郎退了出去,云笑在宫中有些无聊,便决定出宫去走走,不过先去知会皇上一声,领着人往上书房而去。

    上书房外,太监一声呼唤,上官胤放了手中的狼毫,笑意盈盈的望着走进来的人,张开双臂,云笑自动自发的走到他的怀中坐下来,笑着开口。

    “慕容,笑儿出去一趟。”

    上官胤一听,手下力道加大一些,紧圈着她,担心的开口:“这时候怎么行?那西山骷嵝血盗还没查清有没有余孽,你若是冒然出宫去,只怕有危险。”

    云笑一听黑了脸:“皇上,我身边有好几个人可以保护我呢?”

    上官胤不理会,依旧紧搂着她,不过俊逸出色的五官上,眼瞳倒是一亮,饶有兴味的开口:“要不朕陪你出一趟宫吧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云笑眼珠子差点没掉出来,皇帝老人家真的好兴致啊,竟然陪她出宫:“不要啦,慕容,你还是留下来处理政务吧,我一个人能行……”云笑心底叹息,跟着这么一个人,她能自由自在的欺负人,调教人吗?

    “不行,我也累了,正好借着这机会陪笑儿出去走走,现在正是我们大婚的时候,我该多陪陪你。”

    云笑真想翻白眼,她可没想让他陪,要是被那些朝中大臣逮住了,又是一番口舌,不过看他一脸的疲倦,眼瞳难掩的硕硕累意,不由得心疼手疼脚疼全身疼,这个男人可是她的,千万不能累坏他,焦坏他,她可到哪里再去找这么一个人。

    “好,那我们一起去逛街偷闲,听八卦,不过有件事必须按我说的办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上官胤一声应的结果是换来了鸾镜中这么一个横眉黑目,冷鼻厚唇,粗旷无比的一汉子,张口结舌了半天,连后望着身后的正窍窍的笑得欢的云笑,两颊梨涡如酒,俏皮比花娇。

    “笑儿,难道我就这样出去。”

    上官胤指指鸾镜指指自已,说实在的,以往的他宁愿戴着面具,也不习惯把脸色涂成这样的一副怪状,不过还不得不佩服这丫头的本事,能把一个绝色的男人整成一个普通人,还是粗旷型的。

    “你有两个选择可以选,一回上书房去,二现在就走。”

    云笑翘着兰花指,一脸的小狐狸样,其实拿捏得十成十的稳,上官胤又恼又好笑,连拖带拽的扯了这丫头,俯身便吻,连带厮磨着这丫头的小耳垂儿,引得她体内一阵轻颤,心里才好受些,放开手脚爽朗的说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因为画了妆易了容,总不能一个大男人从皇后的寝宫突然冒出来,准保吓了别人一跳,所以只得带着她从窗户边闪出去,吩咐了婉婉和巧儿殿外守着,不准任何人打扰皇上和皇后的休息。

    其实这也不引人怀疑,谁让皇帝皇后恩爱呢,现在可是大婚,新鲜的劲头还没过去呢?

    谁知道这两个会偷溜出宫去,子峻子阳,还有流星追风等人一路跟着,几个人悄然的离开皇宫。

    烟京城依旧繁华热闹,有谁知道,其实东秦皇朝只是一个空壳子,若是有一点的风吹草动,只怕都会引起崩蹋,云笑和上官胤等人在大街上闲逛,今日的她,既没有着男装,也没有易容,只不过着小丫头的打扮,跟着一众人的身后尾随而行,倒像是个伺候人的小丫头。

    而走在最前面的皇上,虽然看上去孔武有力,但周身霸气十足的气势却丝毫未减,反而因为外形的粗旷,使人有点怯怯的,这可以从街道两边,人们的目光中看出来,众人是把这家伙当成了不可一世的二世子,还是沈金安的那一种。

    云笑一路走一路笑,有点得意,如果她让皇上露出本来的面貌,真不知道这烟京城会引起怎样的轰动,估计上至七十岁的老妇,下至三岁的孩童都逃不了皇上的荼毒,她能做那种亏本的事。

    一行人往烟京最豪华的酒楼沁雨楼而去。

    今日的沁雨楼人很多,不时有说话声响起,一楼的大厅内,人满为患,只有二楼还有一些雅间,云笑便吩咐了店小二领他们去雅间。

    因为是小丫头打扮,所以店小二也没注意,便把他们领进最外面的一间回暖阁里。

    云笑和上官胤领着几个人进了回暖阁中,小二送了茶水点心的便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雅间里,两人一边品茶一边说话,云笑却一直注意着楼下的动静,只见楼下的人三五个一群的凑在一起说话,虽然声音极小,但是对于会武功的人,根本没有什么麻烦。

    上官胤看着云笑的神情,才知道今日她出宫来,是为了打探事情,不由得止住了声,和她一起听楼下的说话。

    只听得有人神神秘秘的开口。

    “知道吗?东秦和北朝要联姻了,这下不会有战争了。”

    另有一人接口:“不是还有西凉国吗?那西凉国和我们东秦可是死对头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不会了,听说西凉国的长公主嫁给了云王爷,虽然早就死了,但是两国修书,也是联姻之国,所以以后西凉也不会和我们开战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真是太好了。”

    这一桌的人似乎都很高兴,接下来的话都是些无关紧要的,云笑蹙了一下眉,有点无趣儿。

    不过很快又听到有人说:“听说皇陵又被盗了,那个西山骷嵝血盗出现在我们东秦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假的啊?”

    有人惊呼,云笑一听,立刻来了精神,上官胤注意到她神色的认真,原来她出来是想打探有关于西山骷髅血盗的事情,不过这些市井小民能知道些什么?

    “笑儿,他们哪里知道什么啊?”

    “你别小看这些人,说不定能从这些人中得到一些蛛丝马迹也说不定。”

    云笑说完轻嘘了一声,上官胤止声,和她一起注意楼下的说话声,果然那些人并不知道有人在偷听,又接着往下说。

    “皇上大婚的时候被人劫杀,会不会也是那些人干的。”

    “听说太常寺少卿温大人也被抓了,为何偏偏在这时候,不会和这些人有关系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别乱说。”

    “听说那温大人和朝中几位大员都要好,其中走得最近的好像是吏部的沈大人,不知道沈大人会不会保他。”

    这人话音一落,云笑和上官胤眼瞳一亮,果然有用处啊,这里一定有猫腻,吏部掌管着东秦文官的职权,一向是个重地,要调动官员必须从他的手中过,那么这沈大人知道多少呢,还有就是他平时的一掷千金,光是他儿子的财大气粗,一个小小的吏部公子,竟然娶了一妻十三妾,可想而知他们沈府的奢侈,这其中究竟和西山血盗有没有关联呢?

    云笑招手示意流星过来:“去,帮我查一下沈金安现在在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上次被她打惨了,而且摔坏了几个门牙,不知道现在是不是安心在府中静养,不过按她对沈金安这种人的了解,他绝对不是那种会乖乖在府中静养的人,此时不知道藏身在哪个温柔乡里呢?

    上官胤听了云笑的话,挑了一下粗眉,不明白查沈金安做什么?

    “笑儿?”

    “接下来有好戏看了,我们可以从这个沈金安嘴里掏出点东西,你就等着吧。”

    云笑唇角擒着冷笑,眼瞳凉飕飕的。

    接下来楼下议论的事再没有可用的消息了,云笑和上官胤在雅间内吃茶说话,自然的等候着流星的消息,流星办事一向迅速,去了不过一柱香的功夫,便赶了回来,恭敬的禀报沈金安的下落。

    “主子,属下花了银子从沈府下人的口中打探清楚,沈金安上次被打,伤势早已好了,因为沈大人不准他出去,所以最近一直待在府中,但是今儿个好像去了万喜阁。”

    “万喜阁?”

    上官胤和云笑同时重复了一遍,这万喜阁的前身便是胭脂楼,因为花魁陌如烟和楼里一批姐妹都死了,所以便把胭脂楼卖与别人经营,听说这胭脂楼便改名万喜阁,有很多从南朝花钱买来的女子,听说这些女子长得肤若凝脂,面如芙蓉,个个人能歌善舞,最重要的以大胆泼辣闻名,听说敢穿东秦女子不敢穿的衣服,上身着一件珠帘网状的衣服,里面的肚兜若隐若现,高耸的胸脯如云一般,吸引得烟京有钱的公子哥儿,争相前往,这沈金安仍是有名的好色淫蘼之徒,怎么可能错过这机会?

    “走,我们也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云笑站起身一拉上官胤的手,兴味十足的开口,上官胤脸色微微黑,不过被古铜色的肌肤遮盖了,一些难以分辩,但眼瞳中可尽是锐利之气,只是前面走出去的丫头一脸的无所畏惧,倒是吓着了手下的数人。

    直到皇上走了出去,才慢腾腾的跟上。

    上官胤两大步赶上前面的身子,小声的嘀咕:“笑儿,那烟花之地,笑儿可是千金之躯,怎可去那种地方?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我又不是没去过,走吧走吧,现在你可是爷,我是你的小丫头。”

    云笑福了一下身子,卑微有礼的开口,随之不等上官胤开口,已靠近他的身子说:“我相信拿下沈金安,一定可以从他的嘴里套出不少的消息,这家伙是个贪生怕死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上官胤立刻脸色凝重,眼瞳锐利,看来眼前还是大事为重,不过仍然要盯紧这丫头一眼,以免她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来……

    一行人往万喜阁而去,远远的只见街道上很多豪华的马车峰涌而至,云笑和上官胤莫名其妙的往路边让了一下,差点撞到旁边摊贩,赶紧和人家说了一声对不起,然后小声的问:“小哥,请问今儿个是出什么事了吗?”

    小摊贩一脸的笑意,上下打量了一下云笑,然后瞄向身后居高临下虎视眈眈的几个人,缩着脖子小心的开口。

    “听说今儿个万喜阁的花魁要登台表演,所以大家伙都争着去看,光是进去的门票,听说要二十两银子。”

    那小贩说着吐了吐舌头,翻白眼,虽然他也想去看,但是哪里有这闲钱,那都是有钱人搞的玩艺儿。

    云笑抱拳谢过了小贩,一行人便往以前的胭脂楼走去,上官胤伸出手拉过云笑,走到自已的身边,生怕她撞着挨着,而且为什么不用马车呢?

    “笑儿,为什么我们不用马车,不骑马,非要跑?”

    上官胤易容过后,唯一的好处便是不用担心别人盯着自个,现在别人都是躲着自已,虽然有落差,不过出门在外倒是方便得多。

    “我们是出来打探消息的,你坐在马车上,或者骑马能做什么事啊?”

    云笑嘟嚷,其实是她不想坐马车,这烟京城内人多车多,有时候碰上阻塞,要坐在马车上好半天,倒不如跑自在。

    万喜阁门前,马车成行,一眼望去,豪华气派,或高或低,或耀眼红光,或流苏银丝,夺人眼球,只见石阶之上的平台上,除了马车,便是人来人往的男客,这些人一下马车,便急不可待的往楼里赶。

    门前,两排儿的打手模样的龟奴,每人手中都拿着一根铁棍之类的兵器,架势十足,倒是让人规矩得多。

    云笑跟着上官胤身后往楼里走去,门前立着一管事的老鸨,一伸八宝扇挡住了云笑的去路,皮笑肉不笑的开口:“这里是爷们的地方?即可让姑娘家的进去。”

    上官胤脸色一暗,寒气陡增,便待发作,云笑生怕他的脾气上来,坏了今天的事,赶紧冲了过去,一把拉住老鸨的膀子,十分亲热的开口:“妈妈,妈妈,你就让奴婢看个热闹吧……”说完还惦起脚小声的嘀咕:“奴婢想来学两招,到时候勾引我们家老爷。”

    她说完了,便偷偷塞了一个银锭子到那老鸨的袖拢里,老鸨上下打量她一眼,看她一个瘦瘦小小只能称得上清秀的小丫头,实在没什么出奇的地方,这样的丫头还想勾引爷们,呸,不过让她做做梦吧,挥了挥八宝扇,放了她进去。

    上官胤身后的流星赶紧上前按照人头数,付了银子,众人跟随着别人的身后走进了万喜阁。

    只见大厅内,搭起白玉高台,此时已有南朝的女子在上面跳起舞来,那些女子穿着暴露,轻纱罩面,连身上的衣服也是透明的纱衣,看得下面一阵一阵的喝彩,其实是醉翁之意不在酒。

    万喜阁中,中间是露天的空地,除了另搭的台子,还有头顶半空蒙了一层透明的琉璃,使得空间封闭,此时不知道燃了什么异香,浓烈好闻,走进楼中的人,大部分脸色微红,人手搂着一名女子,不时的搂抱亲的,有的实在猴急了,也不等那花魁出来,直接搂了姑娘进了房间。

    云笑一闻这浓香,便知道是掺了摧情剂的花香,赶紧出声朝后面命令:“立刻憋气,别吸进去这花香味,是催情剂,这楼里有古怪。”

    云笑是女子,闻了并无半点不适,上官胤内力深厚,这小小的催情剂还伤不了他,以内力从汗毛孔逼出来就行了,至于其他的几个手下,有了防备,当然不会中招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