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蓝颜知已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    大殿之上,满殿惊华,于两人眼中,皆如云烟,唯有彼此。

    一方是心悸,困惑,黑暗幽深的瞳仁中跳跃着火花,劈咧啪啦的四下飞溅,然后是无限的沉痛,如果喜欢,他却为何忘了她。

    一方是激动,了然,不过那眼里却毫不留情的剜了他,心里已是千甩拳,万甩手的把他揍了一顿,让你忘,让你忘。

    一番心里暴打海揍,果然舒服多了,云笑便缓缓的施了一礼,神情淡漠得多,望向胤帝客气生疏得就像路人甲路人乙。

    “见过皇上。”

    高坐的上官胤深呼吸,看她礼貌生份外加恭加,说不出的懊恼,虽然知道他喜欢的那个女子就是云笑,可是却一时想不起来他们两个人深处的细节,此时再看她眼神淡漠,越想越急,越急头脑便昏昏沉沉的,然后大手不由自主的往胸前按去,那出尘的五官上,竟浮起满脸的潮红,最后身子软软的滑落到龙椅之上。

    对于眼前突发的状况,满殿皆惊,云墨和上官霖第一时间飞跃而起,直奔上官胤的身侧,同时大声的命令起来:“快,宣,御医……”

    而第一时间,有一道娇俏的身影如轻云飘过,从众人的头顶上疾驶出去,只留一阵香风在空气中。

    只见云笑已落到上官胤的身边,沉声喝止:“让开。”

    她一开口,上官霖一颤,知道这女人怒了,而且她的医术是相当高明的,赶紧退开了让云笑给皇兄诊脉。

    大殿上,三国的使臣对于这突发的状况,面面相觑,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胤帝一直好好的,为何看到云王府的千金,竟然昏劂了过去。

    众人坐在大殿上不敢动,因为怕惹祸上身,到时候再来个下毒什么的,他们就是有千张嘴也说一清啊。

    不止三国的使臣,就是东秦朝臣也不敢肆意乱动,只坐在位置上,望着眼前的情况,宫中侍卫统领金剑领着侍卫走了进来,分布在大殿的每一个角落,戒备盛严。

    慕容盈雪一看到慕容哥哥昏了过去,早慌张的奔了过去,站在他的身边,见云笑正在为皇上诊脉,心内提着一颗心,别人不知道,她可是知道的,云笑的医术比那些御医还要厉害,她会诊出什么吗?

    云笑一手给皇上诊脉,纤眉微凝,慢慢的松开,沉声:“皇上只是急怒攻心,身体并无大碍,派人送回寝宫去吧。”

    她这话是对上官霖说的,上官霖立刻亲自扶起皇兄,往清笑宫而去,身后随行着一大批赶来的御医,还有太监,众人鱼贯的离开了鲁阳殿。

    慕容盈雪也飞快的跟了上去,殿内台阶,云笑微眯了眼,危险的气息充斥在其中,唇角擒着冷笑。

    慕容盈雪啊慕容盈雪,看来你是用了心计的,虽然我不能肯定慕容是因为什么暂时忘记了我,但是至少肯定,他的血脉并没有逆流,只是急燥,心跳加速,以至于会昏迷,不过究竟是什么原因还没有找出来,但是至少自已可以肯定,这男人轻易死不了,不过究竟是什么原因呢?

    云笑一脸的迷茫,这心跳加速,竟能冲击得人昏迷了过去,真是奇怪的症状。

    大殿内,皇帝已经走了,众人自觉无趣,而且时间也很晚了,云墨走到上首,沉声开口:“今晚的事有些突发状况,夜已经深了,来人,送三位使臣回驿宫休息。”

    先前领这些使臣过来的事业官,还有侍郎等人依旧负责把人送回去。

    幸好胤帝没有出事,众人觉得放心,不过心底却困惑,为何好好的人竟然昏了过去,似乎就是因为云王府的千金站起来,这其中有没有牵连呢?

    除了西凉国的离王姬清歌,其他人是不太清楚的,一批批的客人被送走,最后只剩下西凉国的人和云墨等人。

    西凉国的几名使臣已在殿外候着了,姬清歌从对面走了过来,恭敬的望着云墨,抱拳拜见。

    “清歌见过姑丈。”

    云墨上下打量着姬清歌,最后伸手抚起了离王爷,淡淡的开口:“就是你接走了笑儿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,请姑丈原谅清歌的冒犯之举。”

    姬清歌虽然温文有礼,但骨子里是个凉薄的人,对云墨能够如此谦逊,一方面来自于对姑姑的愧疚,另一方面来自于云笑的恶势力,这女人是得罪不起的,惹到她,横着走。

    云墨倒是看得更深一点,拍拍姬清歌的肩膀:“其实从另一方面讲,该谢谢你才对,你救了她,使得她没受到那坏人的伤害,回头到云王府来做客。”

    “是,姑丈。”

    姬清歌等的就是这句话,总算心满意足的点头,告别了云笑等人回到驿宫去了。

    云笑和云祯随了爹爹的马车一路回云王府去了。

    大气空阔的马车内,沉寂无声,只有车辘滚动的声音,夜已经很深了,大街上灯影迷离,却一个人影也没有,天边竟然飘起了细细缕缕的雪花,在车窗外飞旋落下来,很快,那屋檐上,枯枝断叶上,落了一层白白的积雪,没有人踩蹋过,就像铺了一层鹅绒,不时的在夜风中,扇动着透明的翅膀。

    马车经过青楼楚馆之地,隐约听到有人的惊呼声:“下雪了,下雪了。”

    云笑掀起帘子往外望,眼神一片深幽,沉浸在夜色里,轻轻的低喃。

    “这雪真漂亮啊,洁净,高雅,还给人带来希望,新年都未有芳华,二月初惊见草芽,白雪却嫌春色晚,故穿庭树作飞花,明日梅花绽放,真是清华香艳,一树绝色啊。”

    马车内,云墨和云祯面面相觑,笑儿可真是出口成章啊,现在的她不是该伤心吗?还是说她的伤心和别人是不一样的,云墨的心很沉重,伸出手拉过云笑的手,被夜风冻得如石块一般,心疼的握紧。

    “笑儿,你难过就哭吧,这里只有爹爹和哥哥了,我们不会笑话笑儿的。”

    云笑回首望来,马车四角悬吊着的灯笼,隐约有光芒传进来,忽明忽暗的视线中,她看到爹爹和哥哥一脸的凝重,似乎发生了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一样,齐齐的望着她。

    云笑不由噗哧一声笑了,那笑虽然凉薄,倒也不显得过份的伤心。

    “爹爹和哥哥想什么呢?我没有那么伤心,慕容他还记得我,要不然今天晚上不会昏过去,而我会找出办法来治好他的,所以你们放心吧。”

    云墨和云祯相视,探索云笑话里的真实性,最后发现她确实不那么伤心,才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笑儿能如此想就好了,有什么需要爹爹和哥哥帮助的你就说,我们一定帮你的,皇上他会记起笑儿的,一切都会过去,云开雾散的。”

    云墨说完,一侧的云祯附和的点头。

    “嗯,以后会好的。”

    马车内,一家人其乐融融的笑了,车外,飞雪飘舞,天地间白茫茫的一片,天地万物洁净美好。

    云王府里,婉婉和流星惊云,得到主子回来的消息,早一路从玉轩奔了出来,看到云笑的第一眼,婉婉抱着她就是一顿嚎哭,云笑一动不动的让她哭个够,从来没看过这丫头的泪腺如此发达,竟然可以由高至低,抑扬顿挫的哭得有滋有味。

    一侧的惊云从不耐烦了,一脚踢开她,自已直扑云笑身边而来,也学婉婉的那一套。

    “主子啊,我哭?”

    不过云笑身子一偏,他落了个空,这家伙一脸的哀怨,就差咬手指了。

    “主子真偏心。”

    流星是三人中最沉稳的一个,缓缓走过来,双瞳闪过暗光,轻声的开口:“主子知道了吗?”

    既然主子从宫中来,想必已知道皇上忘了她的事,不知道她为何一点也不伤心,或者说伤心,他们看不到。

    云笑点点,一侧的婉婉总算止住了哭声,愤怒的挥着拳头。

    “主子,那混蛋竟然忘了你,奴婢本来是想冲进宫去骂醒他的,可是他们都说,会害得皇上没命的,所以奴婢什么都做不了。”

    婉婉声落,身侧的惊云难得附和的点头。

    “是的,我们本来找那个家伙算帐的,可是被王爷阻止了。”

    云笑笑望了他们三个一眼,回首和爹爹还有哥哥打照呼:“我们回玉轩去了,好累啊,还是早点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,去吧,笑儿好好睡一觉,千万别累着了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,爹爹。”

    云笑笑领着流星惊云还有婉婉往玉轩而去,这云王府的下人又都回来了,以前被放了出去,此时王爷又都把那些人找了回来。

    玉轩中,巧儿仍然在,一看到云笑回来,早扑了过来,抱着她笑得极开心。

    “小姐,她们都说你好了,变成好人了,这真是太好了,巧儿真高兴啊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没事了,巧儿放心吧。”

    看着单纯的巧儿,云笑还是感染了她身上的喜气,扫了一圈,望着花厅内,几个关心她的人,她的心头便染起暖意,这么多人关心她,她有什么理由伤心难过呢,何况慕容并不是忘恩负义的男人,她该做的事,尽快找出原因,让他恢复过来。

    “小姐。”

    花厅内几个人都望着巧儿,她是从头到尾真心对待小姐的一个,人在富贵时候遇到的朋友不算真朋友,只有经历过煎熬的时候,遇到的朋友,才是人生难得的真朋友,巧儿就算这样一个人吧,在别人都对付傻子的时候,她却真心的照顾着小姐,这份情云笑是记着了,虽然她不是傻子,但善良的人总是让人喜欢。

    “巧儿,去睡觉吧,小姐也累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……”巧儿乖巧的点头,回身走出去休息,最近真的很累,因为听她们说小姐好了,小姐不傻了,她不相信,现在亲眼看到了,她总算放心了,才感觉自已累了。

    花厅内,云笑扫了一眼流星和惊云,似乎都有些累:“你们都下去休息吧,我回来了,什么事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谢主子。”

    这些日子他们一直很担心小姐,不知道她究竟怎么样了?此刻一见总算放下心来,不过想到皇上忘了小姐的事,还是会觉得心头沉甸甸的。

    不过小姐吩咐了,他们便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夜很深了,云笑有些累了,下午本来休息了,却做了一个噩梦,惊醒了,便没有睡着,看来自已很有先见之明啊,果然是不好的事情。

    现在她只想好好的睡一觉,明天认真的想办法,怎么查出慕容的症状,不,现在他是上官胤,还真不习惯这样的称呼。

    婉婉侍候着小姐盥洗,然后扶着她往隔壁的寝室走去。

    “最近婆婆和陌尘还好吧?”

    云笑想起那两个人,婉婉立刻点头:“酒楼的生意,还有婆婆和陌尘都很好,就是你不见了,大家很挂心,别的没有什么可操心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

    云笑打了一个哈欠,她是真的累了,不过睡在床上的时候,却仍然牵挂着宫中的皇上,虽然知道他什么事都没有,可是那颗担忧的心,并没有完全的放下来,辗转难眠,好久才沉沉的睡了,睡梦中全是慕容的笑脸,他说,笑儿,我们笑儿是最漂亮的女孩子了,他说,笑儿,嫁给我吗?

    那些人前的伪装,全数瓦解,睡梦中的她,眼泪流了出来,打湿了锦绣枕巾。

    婉婉一动不动的挨在床边,陪着她流泪,她就知道,小姐只是不想让别人看出来而已。

    她是坚强的,骄傲的,也许她不怪皇上,可是没有人不难过,不伤心。

    夜慢慢的沉睡过去,房间内,灯豆闪烁,晕黄的灯影迷离,照满了一室。

    早晨,白茫茫的一片,有麻雀之类的鸟儿在枯枝上啾啾的叫着,纷纷扬扬飞舞的雪花,窗棂上凝成了白茫茫的窗花,映照得屋子里一片明亮,云笑睡得正香,她反反复复的直到早上才睡着,婉婉也不惊醒她,慢慢的起身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院子里到处是积雪,小丫头们在打扫院子里的雪,时不时的砸过来一团雪球,玩得倒是欢快,婉婉怕她们的动静影响到主子的休息,刚张嘴想说话,巧儿丫头已滚了一个雪球对着她砸了过来,那雪钻进脖子里,凉丝丝的,使人忍不住打着轻颤,婉婉双手叉腰假装发怒:“巧儿,你个刁钻的丫头,看我回头怎么惩罚你。”

    婉婉为人极和气,这院子里的小丫头都知道,也不害怕,嘻嘻笑着继续做事。

    流星和惊云从长廊的一头走过来,轻声的询问:“小姐没事吧。”

    婉婉眼光一暗,怎么能一点事没有呢,她那样的心性也就在人前伪装得开朗一点,不过她知道她会走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是有点闹心,不过你们应该知道小姐是不一样的。”

    这一点流星和惊云还是知道的,两个人点头。

    三个人正在廊下张望院子里的小丫头砸雪团,不远处的小径上飞快的奔来几个人,为首的人正是王府的管事,身后是几个下人,眨眼便走了过来,恭敬的对着婉婉点了一下头。

    这丫头是小姐的身边人,王府内的下人都知道,所以大家对婉婉很尊重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婉婉,府里来客人了,客人要见小姐,所以王爷吩咐我让小姐去见客。”

    管事的一说完,婉婉皱眉头,这一大早上的谁过来啊,她抬起头瞄了一眼天边,太阳刚升上来,还是这样的下雪天气,真不知道是谁想见小姐,淡淡的问:“什么人,这一大早的往人家跑。”

    管家一看婉婉脸色不好,说话也很冷,伸出衣袖抹自已头上的汗,大冷的冬天他竟然流汗,看来来的人身份地位不一般。

    果然管家结巴的开口:“听王爷招呼着,好像是西凉国的离王殿下,还有北燕的昱帝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他们两个一大早跑到云王府干什么?”

    婉婉一脸的困惑,对于这两人,她不是太熟悉,所以不清楚小姐和他们和小姐之间有什么瓜葛,不过这两人确实够份量,婉婉只得点头:“好吧,你去吧,我会让小姐起来的。”

    婉婉一开口,管家松了一口气,只要婉婉姑娘答应,一定会叫醒小姐的,一行人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婉婉回首扫了一眼流星和惊云,两个人都抱着剑一脸看好戏的望着她,似乎等着看她把小姐叫起来。

    婉婉那个气啊,这两落井下石的东西,她也是没办法好不好,人家那么重要的人来见小姐,王爷又吩咐了,她能不把小姐叫起来吗?到时候王爷不敢怪小姐,可是会怪她们这些做奴婢的,婉婉苦着一张脸,走进寝室,其实她们很清楚一件事,小姐心情不好的时候,就要睡觉,如若有人敢吵醒她,必然没有好果子吃,她的命怎么就这么苦呢。

    婉婉走了进去,流星和惊云在屋外守着。

    床榻上,云笑的眉头还微微的蹙起,长睫覆盖着眼瞳,不知道是过于伤心,还是一夜没睡好,她的脸色微微有些苍白,不过丝毫无损她的甜美和可爱,整个人窝在绸棉被里,像一只大大的肉包子,整个人倦缩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小姐,小姐,有客人来了。”

    婉婉伸出手去推她,可惜那人影纹丝未动,说实在的,她真的不忍心叫醒小姐,想让她多睡会儿,可是谁知道那两个男人抽的什么风,一大早跑到别人家打扰别人。

    婉婉又用力的推了云笑两下,总算让她有点反应了,她睁开迷糊的眼睛,竟微微有些红,嘟嚷了一句:“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小姐,西凉国的离王殿下和北燕的皇帝过来看望小姐了。”

    云笑一听,那个气啊,眼猛的一瞪,怒吼:“让他们滚。”

    说完,抱着被子一个转身,掉头脸朝里睡了。

    婉婉睡白眼,果然是这样的,小姐她根本就不是那种惧怕身份权势的人,所以不会理那些人,可是人家还在等着呢,自已也打了包票说叫醒小姐的,这可怎么办?婉婉在房间内踱步,抬首望到窗外枝头上积雪压得垂挂下来,不时的飘飞起雪絮,婉婉的眼睛一亮,她记得听小姐说过,她喜欢雪,说不定可以叫醒她呢?立刻走到床边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小姐,外面好大的雪啊,王府后院的寒梅全开了,好漂亮啊,太阳出来了,要是化了,就不那么好看了。”

    婉婉一说完,床上的人,果然一动睁开眼掉转身,往窗户外面张望,积雪压枝头,白莹莹的一片,果然不假,心情无端好了不少,打了一个意欲未尽的哈欠坐了起来,雪后赏梅可是人生的一大开心的事,这是她穿越到古代,第一次看到雪呢,不管是千年前,还是千年后,这雪是同生共有的,感觉自已还能清晰的回忆起亲人的模样。

    因为要赏梅,所以云笑便手脚俐落的起来,婉婉侍候她盥洗,因为雪后寒冷,所以便给小姐加了一件大红的羽毛缎斗篷。

    红艳艳的色彩,晕染出脸颊上轻浅的红霞,倒是少了一些苍白。

    整个人虽然没什么精神,但是眼睛却是精亮的,兴致极高,笑着开口:“走,去后院看看那寒梅开得如何,回头折了几枝来摆放在屋子里,既好看又清香。”

    婉婉一听她的话,迟疑了一下提醒:“小姐,你忘了离王殿下和北朝的皇上在等你呢?”

    “那又怎么样?难道他们来了,我该侍候着吗?我是他们家的奴才不成,专门负责等候他们吗,今天我心情不好不想见。”
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