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一百八十三章 大结局(二)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    第一百八十三章 大结局(二)

    沈清妍的丈夫得了脏病!她竟回沈家借银子。

    以沈清月对沈清妍的了解!绝不信沈清妍是为了借银子给苏言序治病。

    但沈清月并不想主动搭理这件事!反正沈世兴会过来找她的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!当日下午!沈世兴就来找沈清月了。

    沈世兴不是来找沈清月借银子的!而是来找她拿主意的!他期期艾艾道:“康哥儿说今儿碰见你了,清妍回家的事,你知道了吧?”

    沈清月道:“您想说什么?”

    沈世兴垂头丧气道:“清妍想和离。”

    沈清月不说话!这倒像是沈清妍做的事,但是苏家就这么一个嫡孙,苏老夫人在保定失了依靠!祖孙二人都是不事生产的人!手里的一点钱财,早折腾光了!怎么可能会放沈清妍走?

    这才是沈清妍要银子的目的。

    沈世兴道:“苏老夫人说……除非沈家给一万两银子!否则绝不答应和离!连休妻都不肯。”

    沈清月冷笑!一万两银子,沈清妍的嫁妆都没有这么多!苏家也敢开口。

    她问沈世兴:“您打算怎么办?”

    沈世兴叹了口气!道:“银子我是拿不出来的!我账上只有几百两银子了,家里还要开支!我来问你,想听听你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沈清月想起了前世,沈清妍也是做了寡妇回家,说明吴氏也没有舍得出一万两银子给她,吴氏做母亲的,也就做到这份上而已。

    她冷冷淡淡地道:“无非是两种法子,一则您拿一万两出来给苏家,苏家答应和离,二则等苏家姑爷没了,就叫她回家。苏家姑爷没有官身,沈清妍用不着替他守寡一辈子,银子也省下了。”

    大业许寡妇再嫁,只要不是六品官员及以上的诰命夫人,丧夫之后可自行再嫁。

    就是名声有些不好。

    沈世兴自己琢磨了半天,道:“她回来,沈家还跟以前一样待她。”

    这就是拿下主意了。

    沈清月端起茶,抿了一口,有送客的意思。

    沈世兴也懒得待了,就回了家去。

    在这之后,沈清月再去沈家的时候,都没见到沈清妍的影子,大抵沈世兴同沈清妍之间,已经商定了结果。

    沈清月又来沈家,是为了探望沈正越,沈家人里,就沈正越受了伤,而且还伤得不轻,沈家长辈早来慰问过了,同辈的人,约着一道过去看一看沈正越。

    他们本来以为沈正越一个病人会很丧气,没想到他躺在床上还很精神,像是有什么喜事似的。

    沈大看出沈正越的异常,就问他是不是有喜事。

    沈正越笑道:“叫大哥说对了,不过时日尚早,你们再等些日子,就等着喝我的喜酒。”

    他又补了一句:“双喜临门!”

    众人越发好奇,到底是什么喜事,沈正越却闭口不言。

    沈清月等人走了之后,申志文就来了,他提着茶和酒来的。

    沈正越跟申志文交往过一段时间,他知道申志文不是什么好人,但也不是什么十恶不赦的人,眼下对方示好,他也没有推拒。

    申志文放下礼物,同沈正越作揖道:“恭喜五爷,这怕是要高升了!”

    沈正越看着自己的断脚趾,淡淡笑道:“你怎么知道!”

    申志文恭维道:“照磨所全罩你护着,否则出变故的那天晚上,户部的东西还不知道要损毁成什么样子。你不升主事,谁升?”

    他倒是八面玲珑会察言观色。

    申志文又暧昧不明地笑道:“即便没这事儿,也该你升的。”

    沈正越问他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申志文只道:“你们沈家都是金贵人,步步高升理所应当,我可是要来喝五爷升迁喜酒的。”

    沈正越笑着道:“本来喜酒是该要请你喝,但是我这回双喜临门,恐怕夫人不喜,再说时机也不合适,就不大张旗鼓了,但你的心意,我领了。”

    申志文听出意思来,又问沈正越道:“是哪位佳人?”

    沈正越嘴角噙着笑,双眼明亮地道:“爷的夫人,只有一个。得了,甭问了,以后就见着了。”

    申志文告辞后,沈正越一个人躺在床上回想起他跟五太太和离之后,在尼姑庵见面的场景,他的心忽然又开始泛酸……若早知道秀宜自小产之后再不能生育了,他怎么舍得跟她和离,更不会在和离的时候跟她说“你从今以后可以去嫁你的高官厚禄如意郎君”了。

    沈正越抽过自己嘴巴子,但后悔是没有用的,把人娶回来好好疼爱才是正经,他也想过了,往后庶子都给秀宜教养,他只认她做他的正室夫人。

    沈正越养好了伤,便叫赵氏准备聘礼,等他一升迁了,就重新迎娶秀宜过门。

    但沈正越高升的日子迟迟没来,因为这场大乱的余波直到六月才彻底平息,吏部顾不上考核跟文选,连周学谦这类等着等着外放的人,也被耽搁下了。

    六月过后,永恩伯府三族全诛,贪污军饷者众,多半出自武军都督府里,兵部尚书趁机将五军都督府的军权收拢,五军都督府,如今只是空有其名。

    外患平定后,阁臣们则趁着抄家收缴下狱官员的家产之时,顺便推行了新法,从方方面面加大了官吏贪污和百姓、商户偷税、漏税、避税的难度。

    顾家生意也受到一些波及,沈清月手里的良田和铺子都干干净净的,倒是轻省不少。

    顾淮在翰林院里待了几个月之后,便去了詹事府做太子的讲读老师,因他本身学识渊博,才高八斗,且志高行洁,在文人里有很好的风评,太子对他便有几分钦佩,另有宁王一事,敬佩中则又多了两分亲昵。

    顾淮虽在从前得罪了不少人,但那一批人多半都在清算当中被抄了家,眼下皇帝年近六十,太子保不齐什么时候就要顺位,众人虽然不说,却眼明心亮。

    如今顾淮也算是另一种“炙手可热”。

    至于张家人,张轩德被流放,谢君娴不想充入教坊司,托人花了些银子,与张轩德一起流放,张宝莹疯疯癫癫,也跟了过去。

    一家三口人,跟着顺天府衙役,流放天涯海角苦寒之地。

    流放途中除了条件艰险,衙役们都各有心思,谢君娴貌美如花,时时刻刻胆战心惊,唯有花出去她身上藏匿的最后一点值钱东西,才保全了清白。

    到了南方之后,张轩德和谢君娴辗转几次,又到了新的衙役手里,日子就没那么好过了,张轩德经常遭到殴打,谢君娴也吃了些苦头。

    谢君娴身无分文,唯有张轩德怀里,还裹着些东西,她见张轩德常常在夜里警惕地抱怀睡觉,以为里面有什么值钱东西,便趁着衙役不在的时候,悄悄与他商议,要不将东西拿出来贿赂他们,以求一刻安生。

    张轩德口腔里还有血腥味儿,死死地护着怀,冷脸道:“他们只是打我,又没有打你,我这里面早没有值钱的东西,否则我早给了他们。”

    张家败落皆因谢家,谢君娴嫁入谢家之后,又没有几个嫁妆,张家出了事,她一分银子都拿不出来,因银子引起的矛盾数都数不清,谢君娴便是神女,在张轩德眼里也成了狗尾巴草,他现在对谢君娴可以说是半点好感都没有。

    谢君娴受不了衙役轻薄,料定张轩德肯定藏了值钱的东西,便扑过去抢。

    张轩德毕竟负伤,最后还是让谢君娴得手了。

    谢君娴至死也想不到,张轩德怀里藏着的竟然是沈清月的画像!

    她崩溃又茫然地问张轩德:“你为什么要藏沈清月的画像?为什么?!张轩德,我求我嫁给你的时候,是怎么说的?!”

    张轩德早跟当初态度不同,他懊悔地道:“我真后悔娶的是你,要是当初我娶了沈清月,我还会沦落到这种地步吗?我们家都是你害的!你害死我的父母,害死我的妹妹,谢君娴,娶了你是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事。”

    谢君娴这一刻算是彻彻底底看清楚了她嫁了个什么玩意,她从前是有些妒恨沈清月的,这一刻她却丝毫不恨沈清月了,她恨死了张轩德,她恨不得张轩德死掉。

    她也想不到,自己会有那么大力气,能趁着张轩德睡着的时候,活活把人掐死。

    张轩德死的消息,传回了顾淮耳朵里,信上说,不是衙役想法子折腾死张轩德的,而是谢君娴掐死了张轩德,而谢君娴在半路上使了计逃跑,已经不知所踪。

    流放路上,死几个人,十分正常。

    张家人,死绝了。

    顾淮看完秘信,便烧掉了,沈清月端着汤进来,问他烧的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顾淮淡淡地道:“张轩德死了。”

    沈清月愣了一瞬,这个消息来的很突然,随即她又若无其事地将汤放在顾淮跟前,压根不问张轩德怎么死的,只笑着道:“把汤喝了吧。”

    顾淮接汤的时候,目光扫过沈清月的手腕子……这世上有的人就不该活着。

    沈清月等顾淮喝完了汤,拿了汤碗出去,子时的时候,她见顾淮还没来,便披着衣服去问他:“明儿要给太子讲读很多东西吗?”

    顾淮放下手里的东西,起身道:“不是,皇上今年要开恩科了,我在替原来的学生们,还有一些好友们准备些东西。”

    沈清月笑道:“要开恩科了啊?”

    顾淮灭了书房的灯,挽着沈清月的手往内室里去,说:“这几个月官员杀的杀,贬的贬,朝中处处都很缺人,但够得上资历的毕竟少,开了恩科,今年八月过了,吏部就有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倒好,我二哥今年就能再参加科举了。”

    七月的时候,礼部就开始筹备恩科的事,吏部则着手稽考与文选之事。

    沈世文经此一劫,因风评很好,又升了一级,暂时走不脱,但沈清舟的亲事却已经定下了,他过后还是要外放出去。

    沈世昌依旧待在被贬之后的位置上。

    周学谦则准备动身去真定,他过来辞别了沈家人,说三日后便出发。

    他见完了老夫人,去见沈世文的时候,正好在同心堂里碰到了沈清月。

    沈清月也没有刻意躲避,安安静静地坐在二太太身边,坦然地面对着周学谦。

    周学谦面目平静地同沈世文和方氏道:“我与妻准备一道去真定,我母亲准备回台州府,不过她们俩都身体不适,便只好我一人过来与诸位告辞。”

    沈清月抬头看了周学谦一眼,他到底是心软的,也是有责任心的,周夫人肯放手,他又舍得下决心将婆媳二人隔开,若往后夫妻二人好好经营,未必没有和好的一天。

    周学谦若不想和离,这样是最妥当的方式。

    沈世文问周学谦:“今年开恩科,你不等明年会试了?”

    周学谦道:“真定是个好去处,我且先去了再说,明年二月若合适,我再回来,若不中,就还在真定。”

    沈世文温和地笑着道:“真定甚好,你外放三年有了政绩,很容易入京,两条路都好走。”

    周学谦淡淡一笑,谢过了沈世文与方氏的嘱咐,临走前,余光终究还是在沈清月坐的方向定了一瞬。

    沈清月也没有什么话同周学谦说,唯有祝他前程似锦。

    这厢周学谦来报了喜,沈世兴也兴冲冲回了家中,听说沈清月在同心堂,也巴巴地赶来报喜,说他升了!

    沈世文问他:“升哪里去了?”

    沈世兴哈哈大笑道:“还是照磨所,以后就是照磨所主事了,等我再一二年,兴许就能去十三清吏司!”

    沈清月坐在屋子里,也没有特别高兴,毕竟前世她和离回家的时候,沈世兴就升了。

    沈世兴这些年来虽然只是点卯混日子,但吏部考核他年年都过,资历是够的,升为照磨所主事,也很正常。

    沈清月看着一屋子的人,还有离开的周学谦,不在场的顾淮……他们这一世和前世或许稍有不同,但大多数人,大体上人生前途是没有变化的。

    就连死掉的张轩德,应该也是没有变化的——她前世虽未与舒家相认,但与张家和离后死在沈家,张家的日子,不会太好过。

    沈清月忽然明白了,有些事冥冥之中早就定数,除了老天重新给了她一次机会,让她有能力改变自己的事,旁人的命运,她很难改变,尤其是顾淮这样身世和命运都十分复杂的人。

    沈家的几件好事儿,传去了各方各院。

    沈世文的升迁,在大家的意料之中,沈世兴升任照磨所主事,则有些出人意料。

    沈清月念及沈正越与沈世兴同在照磨所,临走前,特意与沈世兴嘱咐了两句,说:“五哥这几月听说很上进,您升了他没升,您在他面前说话的时候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