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山阴公主番外——从来都是我一个人的独角戏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    我是山阴公主刘楚玉。

    我是公主,我是金枝玉叶。

    很小的时候,我就知道身份带来的好处,那便是我想要什么,都比世上大多人容易许多。

    父皇很宠爱我,身为女子,我不必像子业那样惶恐太子之位的问题,我只需要享受身份带给我的一切便足够。

    但是后来我才知晓,这世上真的没有什么人,是能一生顺遂没有烦恼的,总会在什么时候,又或者什么地方,让你遇见那件事,又或者那个人。

    于是我遇见了容止。

    那是春光极好的时候,我居于山阴,闲时乘车出外踏青,春花芳树,垂杨裁柳,我遇见我的劫数。

    那时候,他一身雪白衣衫,坐在白马之上,目光顾盼,流丽无双。

    我从未见过如此风采的少年,禁不住下车与他攀谈,那少年甚是温雅,眸子浅浅含笑,语带机锋,他仿佛天南地北无所不知,我总觉得必须挖空所学所知,才能跟上他的说话。

    分别之际我得知了他的名字和暂住之处,回到府邸,却如何都不能释怀。

    那时我到了可以成婚的年岁,不久前父皇还曾问我看上哪家公子,他便赐给我做驸马,当时我并未如何往心里去,可与那少年交谈半日,我却禁不住心醉神迷,暗道若他是我的驸马,那我这一生都没有什么缺憾了。

    他想必也是喜欢我的吧,否则怎么会那样对我笑?

    若论容貌才学,身份地位,天下间比得上我的女子不多,想来无论如何也不会配不起他。

    我翻来覆去想了一夜,如何都不能成眠。心中满是他笑着瞧我的样子,第二天一大早,我便再也忍不住,前往他的住处,表明身份,说会让父皇下旨,让他成为我的驸马。

    ——当时我并不知道,世上会有人对尊贵的皇室不屑一顾的。

    说完之后,我瞧见了他的笑容。还是那么地温雅周至,眉目秀丽无双,可是那双深不见底的黑眸里,却仿佛多了一抹若有若无的讥嘲之意。

    然后他对我说不。

    之后的事,每次回想起来,我都觉得仿佛一场噩梦。

    我痴缠不休,他始终以笑容拒绝,我生来顺遂,从未给人这么狠狠地拒绝过,一怒之下便派人擒拿他。却不料他的本事比我所想象的更大,一直到我请来了天如月,他才终于成擒。

    看见他昏迷不醒重伤的模样。我有些心疼,却也微感快意,这就是拒绝我的下场,不知道他现在是否后悔了?

    然而他一睁眼,却又仿佛若无其事般地对我微笑,我这才警觉,他的笑容并不是为了欢喜而发的,之前也不过是我自做多情。

    可我不甘心。我是公主啊,应该要什么便有什么才对,于是我留他在府上。

    我待他好,他不领情,我折磨他,他也不在乎,我给他灌药,然而一夜之后。他还是那么微笑……不管我做什么,都仿佛与他无关,一次又一次的失望让我绝望。

    后来,我到了要成婚的年岁,父皇问我要什么。我心里说我要容止,可是嘴里却随意说了所知道的一个贵公子的名字。我想看看,假如我跟别的人成婚,容止是否还会无动于衷?

    婚礼很盛大,可是夜晚我却偷偷地跑到容止的院子,发现他在安静地看书,见我来了,还是那么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那本该是新婚之夜,我却去看了另外一个男子,随后躲到无人之处,失声痛哭。

    那之后,我便终于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