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二百九十章 冲动是魔鬼(上)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    脸颊挨着脸颊,这样温存亲昵,楚玉微微喘息,双手按在他肩膀制住他,将脸别开少许,低声唤道:“容止。”

    容止见她目中水光闪烁,声音惴惴不安,心中了然,他平稳安然地应着:“我在。”

    楚玉松了口气,再唤一声:“容止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在。”

    伴随着应声,一道而来的是失而复得的欣喜,这样珍重的心情从未有过,往后约莫也不会再有。

    有些满足地轻叹一声,楚玉双臂下滑,手掌捧着容止的脸容,认真看着,眼前很快又朦胧起来,她慢慢地合上双目,胆怯温柔地,轻吻容止的面颊,一连串细碎的轻触,好像蝴蝶的羽翼,但又似更温存数分。

    楚玉脸上已经如同火烧,霞飞双颊,红润的色泽映在白玉肌肤上,宛如白玉珍珠伴着艳艳珊湖,平添几分少见的丽色。

    容止随意半躺着,任她动作,目光凝注地瞧着,只见她双目紧闭,长睫微微颤动,分明是有些羞涩,却偏偏强自镇定,湿润的嘴唇色泽鲜艳,呼吸都是滚烫的。

    容止抬手勾过楚玉的颈项,修长的手指宛如初开的花一般半拢半展,指尖划过她耳后细致的肌肤。

    楚玉双手抓紧容止的肩膀,只觉得全身的感官仿佛丝弦一般紧绷起来,全数聚集在耳后被触碰的地方,他指尖轻描淡写地撩拨勾画,偶尔有粗糙的伤痕擦过。

    可过了片刻,她又发觉,掌下的肩膀是赤裸的,温热的肌肤边是粗糙的伤痕,这伤痕让她又莫名地慌张起来。

    张开眼。楚玉望着几乎又要被她推倒躺下,神情从容洒落的容止。

    现在容止已经不再是少年模样,他稍微长大了一些,看起来约莫有二十二三岁,骨架亦抽长舒展少许,但眉间的清丽高雅始终不曾改变,秀色绝伦,一如初见那时。

    “……容止。”

    “我在。”

    楚玉鼓起勇气,更贴近一些。注视着他含笑的眼眸。

    他在。

    这样好容貌,好风致,绝世无双。

    他没有如泡沫般消散,不曾像春雪般消融,不管经历了什么,他活了下来。

    脸上的热度持续不退,理智上知道应该抽身,可是心里却失魂一般地想要拥抱。

    “容止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容止。”

    “我在。”

    “容止,容止。”

    “我在。”

    “容止,容止。容止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在,我在,我在……”

    温柔呢喃的细语声中。幽回交错着脉脉的情愫,楚玉垂目看着他赤裸上身伤痕,几乎又禁不住有落泪的冲动。

    绿影叠嶂下,料峭春风里,楚玉心里一半火热一半冰凉,又是羞怯得想后退,却又禁不住想上前亲吻拥抱。

    这正踯躅忐忑间,楚玉瞥见容止的眼神。

    温润的黑眸底漾着似笑非笑。带点儿揶揄的意味,微微地还有他所惯有的若有若无的了然嘲弄,仿佛在说她不敢。

    楚玉原本是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