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二百八十九章 此时难为情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    容止上半身的衣衫已经被扒到了腰下,他乌黑的头发如云一般柔软地散开来,仰面躺在青石台上。

    这青石台正好能容纳一人躺下。

    吻痕和咬痕从他带着伤痕的白皙颈项开始,漫延到圆润的肩头,顺着起伏的肌理向下漫延。他伤痕之外的肌肤原本还算光润,可是此时被楚玉咬了一遍下来,伤上加伤,有几处还渗出血丝。

    楚玉脑子里嗡的一下,脸上好像有火炸开:她刚才都干了什么?被山阴公主附体了么?

    就算是好不容易见面太激动,她也不必把容止啃成这样吧?

    还是说,其实她骨子里有很浓重的SM倾向,只是从前没开发出来而已?

    现现现现现在要怎么办?

    楚玉羞愧不已地抬起眼,一不小心瞥见容止身上累累伤痕,更不知道该把眼光往哪里放。

    是要镇重地扶起他说:“我会对你负责的。”

    亦或掩面而去地说:“今天的事就当没发生过……”

    慌乱之间,楚玉对上容止含笑的眼眸,即便是这样又是被推又是被啃,他的态度还是那样从容不迫,望着她眼神似笑非笑。

    对上他的目光,好不容易凝聚起来的勇气烟消云散,楚玉深吸一口气,驼鸟式地扭过头去,仿佛不去看,这件事就没发生一样。

    不看容止,她的紧张才稍微放松一些,这时方想起早该注意到的事实:“你骗我。”沙哑着嗓子,楚玉有些埋怨地指控。

    既然他没死,那么那具尸体肯定就是假的了。

    观沧海所以会骗她,也一定是出于容止的授意。

    一想到自己竟然又被他摆了一道,还白白地伤心这么久。楚玉就觉得很不甘心,她伤心了这么久,难过了这么久,结果这家伙又变魔术一样在她眼前忽然出现,而她立即便很没出息地扑上去了。

    完完全全不假思索。

    一想到自己的失态,楚玉便暗暗磨牙:刚才咬那么轻实在便宜他了,应该再咬重一些才对。

    但若要让清醒过来的她现在重新咬过,她又不忍心。

    容止单手支撑着身体半坐起来,他微笑地望着楚玉。深凝的目光逐渐转柔,对于楚玉的指控,他也没辩解,只淡淡道:“是啊,我骗你,对不住。”

    楚玉转头瞥他一眼,看见他身上的伤痕,又是一阵心疼,可是看见伤痕的时候,她也顺带也不可避免地瞧见了那些牙印。紧随而来的是一阵窘迫,慌忙再转回头去。

    “你骗了我,害我很伤心。”楚玉轻哼一声。决定这回一定要好好扳一下容止这种恶习,要是一直惯着他这么骗人,今后她肯定会接连上当,“我很生气,后果很严重。”

    容止饶有兴味地望着她,禁不住抿起嘴唇,笑道:“是,是。都是我的错,求你原谅我。”他语调散漫,这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